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萬古神帝討論-第三千七百一十七章 殿主到來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轩辕第二并未死去,但,神躯动弹不得。
一缕缕血液,就像是人体内的血管网一样,从血海中升起,覆盖魔神石柱,将他的骨身缠绕。
龙主询问他遭遇了什么,却没有换来任何回答。
轩辕第二的神魂念头和声音,皆无法冲破血液网,像是被囚禁和镇压在了里面。只能看见,一圈圈空间涟漪,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在冲击血液网的压制。
“长生不死者的血液?”
张若尘念出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龙主道。
张若尘道:“这片血海,与我在绯玛王头颅内部见到的那片血湖中的血液很像,只不过远没有这么多。”
“绯玛王的神源和神魂,就是封存在血湖中,才能从乱古一直保存到今世,继而苏醒。”
“虚天和怒天神尊他们都分析过,觉得这些血液,可能是长生不死者的血液。以血液对抗天道,唯有长生不死者,方能做到。”
龙主内心起波澜,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
见张若尘跃跃欲试,想收取血液的模样,风岩大惊,低声道:“如果真有什么长生不死者,这里如此多的血液,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本尊。那位存在,既然没有阻止刀尊和始女王脱身,又只镇压轩辕第二,很可能是正在忙别的事,无暇分身。我们还是别节外生枝,趁此机会,赶紧离开吧!”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既然那位存在,处在关键时刻,连轩辕第二都无法镇杀,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更不能走了!”
“我赞同若尘的决定。若长生不死者就在眼前,却无法窥其真容,或者夺取到一些东西,这得是多大的遗憾?多少古人在寻求这样的机缘,而不得?”
魔女与恶灵还有古道具屋
龙主深知机缘的重要性,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层次。
于是,他唤出神龙日月混沌塔,手掌一翻,神塔向血海中飞去。
塔门打开,欲收取血液。
无论是不是长生不死者的血液,这些血液,都绝对不简单。
张若尘取出明镜台,引动空间奥义,将之打向血海。
“好吧,拼了!”
风岩一咬牙,祭出纯阳神剑,释放剑内空间世界。
“哗!”
突然,血海掀起巨浪。
红色浪花像是有意识一般,化为一根根诡异的触手,将神龙日月混沌塔、明镜台、纯阳神剑缠绕,向海水中拖去。
张若尘和龙主脸色齐齐一变,各自嘴里吐出凝练的神气光河,涌入明镜台和神龙日月混沌塔,激发更强的神器威能,与血海中涌出的力量对抗。
“哧哧!”
纯阳神剑的剑灵复苏,剑体如火炬一般燃烧,无数剑气在血红色的水面飞行。
“不好!我和纯阳神剑的联系,越来越弱了!”风岩惊声道。
张若尘和龙主也遇到相同情况。
龙主相当果决,嘴里长啸一声,皮肤长出无数鳞片,化为半人半龙的形态,直接冲入血海。
浩浩荡荡的龙气席卷八方,他脚踩金云,踏浪而行,一爪又一爪拍出,打得血海凝出的触手,不断崩裂。
张若尘瞥了一眼被穿透在魔神石柱上的轩辕第二,心中有了想法。
“哗!”
八卦罗盘从张若尘胸口飞出,疾速旋转,向魔神石柱撞击过去。
“轰隆!”
缠绕在魔神石柱上的血液网,立即碎掉一大片。
随着八卦罗盘的接连撞击,轩辕第二很快脱离压制,大吼一声,将身体从石柱上拔了出来,继而重重落到血海中,踩得血海凹陷,气压八方。
他身上,不断发出“哧哧”的声响。
是血液在腐蚀他的骨身。
但轩辕第二生前乃是半祖,骨头是半祖神骨,血液虽然在他骨头上腐蚀出了许多痕印,但,并没有完全消融。
轩辕第二指向张若尘,道:“张若尘,算本座欠你一个人情!我轩辕第二就算要杀你,也肯定还了人情,再杀!”
张若尘懒得理他,目光投向龙主,提醒道:“龙叔小心,这里的血液,触碰不得。”
龙主已经和神龙日月混沌塔汇合,但情况很糟糕,无数血浪将他包裹,能够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
有血液,穿透他的护体神光,落在龙鳞上,将龙鳞腐蚀得变成黑色,化为黑色的灰尘。
如果这真是封存乱古魔神的神源和神魂,令他们跨越一千多万年,活到今世的长生不死者血液,那么为何,乱古魔神能够抵挡血液的腐蚀?
或者说,两种血液,根本不一样?
张若尘留下须陀洹白银树守护风岩,继而,唤出逆神碑和剑祖神树,冲向龙主。
同时,操控八卦罗盘,撞击向缠绕明镜台的血液触手。
轩辕第二站在血水中,忽然大笑起来:“我明白了!是诅咒,这血液中,蕴含诅咒的力量,噬血、削骨、化魂,这里肯定是冥祖化冥的初始地。哈哈!”
风岩支撑得很艰难,身上的五彩泥不断燃烧,努力保持和纯阳神剑的联系,道:“你那么兴奋做什么?你的半祖骨身,也挡不住血液中的诅咒。一起联手,掀翻血海,看看下面到底藏着什么?”
“还用你说?”
轩辕第二拔出魔神石柱,引动全身神力,奋力向血海中噼去。
“轰隆!”
血海中,出现一条水路。
水路不断下沉,直通海底。
轩辕第二长笑,顺着这条水路,冲向海底。
“真厉害,半祖哪怕死了,留下的这具骨身,依旧强横得可怕。以龙主和大哥的修为,尚且不敢触碰血水,他却可以硬扛,直接打向海底。”
血雾从海水中弥漫出来,穿过须陀洹白银树,落到风岩身上。
风岩感受到了诅咒的力量,体内血液飞速消失,骨头变得越来越小,意识越来越模煳。
就在他摇摇欲坠,要倒在地上的时刻,一只宽阔的大手,搭在了他肩膀上。
顿时,风岩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入身体,顷刻间,从虚弱的状态中走出。
血雾,已经退散。
“拜见殿主,多谢殿主救命之恩。”
风岩看见站在身后的那道高大身影后,又惊又喜,连忙行礼。
真理殿主没有好脸色,冷哼一声:“凭你的修为,也敢瞎掺和进魂界这一战?这里是什么地方,连刀尊和阿芙雅都逃走了,你们还敢闯?狂妄自大,心无敬畏,不知死活。”
风岩羞愧的低头,不敢争辩,道:“殿主教训得是。”
“不服?不服也忍着,别以为你做了风族的家主,本殿主就训不得了!待会儿,再收拾你。”
真理殿主走出万佛林,站到血海之畔。
只见,张若尘和龙主皆被一根根血色水柱包裹,不断向海底拉扯,只能被动防御,顿时,脸上的气怒更是不打一处来。
廚娘醫妃 魅魘star
又见,轩辕第二冲入血海后,就被血水吞没,唯有海面在不断涌动,像是在海底与什么东西激烈交锋。
纯阳神剑已经消失在海面,但,还能看见那片海域下面有火焰在燃烧,将血水煮得沸腾。
张若尘全力操控明镜台、八卦罗盘、剑祖神树、逆神碑,与太极四象图印的四象相融,打向四方,将涌来的血色水柱不断撞断。
真理殿主的出现,他只是略微有些诧异,很快就释然。
许多反常的迹象,在这一刻,都有了答桉。
很显然,真理殿主也是昊天留给他的重要暗中助力,所谓的受伤,很可能是装出来的,在故意麻痹对手。否则,她这种层次的人物,应该尽量隐瞒伤势,或者给人捉摸不透的虚虚实实之感,而不是大张旗鼓的到处宣称。
换做天尊级的强者,倒是可以假装虚弱,诱敌杀之。
其二,血符邪皇之所以不战而逃走,很可能就是感应到了藏在暗处的真理殿主。
真理殿主身上爆发出七彩神光,衍化出天地宇宙,形成真理界形,无数神雾涌向血海,将压制纯阳神剑的那片血海打得炸开。
“铮!”
纯阳神剑脱离压制,携带亿万道剑气,如同一条火龙一般飞到真理殿主手中。
真理殿主持剑,指向海面。
“轰!”
炽热的纯阳火焰,锋锐不可挡的剑道威势,真理光雾潮汐,向外扩散出去,将灰色死气冲开,使得大片血海被压得平静下来。
“好厉害!殿主,不愧是殿主。”
张若尘抽身后退,落到岸边。
龙主紧随其后,道:“多谢殿主出手相助。”
真理殿主脸色沉冷,道:“你们两个死了才好!本殿主不该来的,来了,说不定被你们拖累,也走不掉。”
张若尘知道真理殿主就是这个脾气,但能够冒着生命危险,义无反顾闯入进来救他们。这份情义,太重了!
“但,既然来了,就得弄明白,这血海下到底藏着什么牛鬼蛇神。你们两个在上面接应我。”
真理殿主直接夺走了张若尘的明镜台,以对抗诅咒力量的侵袭,继而,持着纯阳神剑,噼开血海,撑着宇宙一般浩瀚的真理界形,一步步向海底而去。片刻后,身形就消失不见。
“幸好殿主及时赶到,刚才奉仙教主和荀阳子一直在冲击,差点就让他们逃脱出来了!”
张若尘再次使用封印,压制地鼎和仙金明阳轮。
龙主则是将风岩,收进了神境世界庇护。
张若尘将万佛林收起,之前万佛阵被尸天使用死神之刃噼开,受损严重,否则刚才血气和诅咒的力量不至于那么容易弥漫进林中。
血海沸腾的区域越来越大,冒出的气泡,足有水缸那么大。
不断有剑气,从血海底部逸散出来。
龙主道:“殿主的战力,比我预估中要强。”
“相同境界,只能说,刀尊老儿太狡猾,一直在藏拙。殿主却是值得信奈的耿直人,有事他真上。”张若尘道。
刀尊和真理殿主虽然没有达到不灭无量,但却找到了自己的不灭无量路,与别的大自在无量巅峰,甚至是赵公明那种道法圆满的存在,显然不一样,战力要高得多。
不少诸天,都是这个层次。
龙主笑道:“耿直人?不见得吧!若尘,你的经验阅历还是差了一些,修为达到殿主这种层次的人物,哪有你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
张若尘正想询问,龙主指的是哪一点,毕竟他是真的很信任真理殿主,自认为不会看走眼。
“哗!”
蓦地,血红色的海面,一道白色阵盘显现出来,无数真理规则在阵盘中流动。
整个血海,都随之旋转起来,并且引得空间旋转。
张若尘惊声道:“好可怕的精神力,这是达到天圆无缺了?是殿主?殿主竟还修炼精神力?”
龙主丝毫都不奇怪,感叹道:“做为真理神殿的殿主,怎么可能不修炼精神力?否则,如何能够在星空战场上看守真理神门,洞悉一切想要潜入天庭的地狱界修士?不过,殿主居然悄然将精神力修炼到了九十阶,还是有些出乎我意料。有传言,年轻时,殿主的精神力天资,超过虚风尽,我本是不信,现在信了!”
“殿主的精神力若是不够强,她一路跟来魂界,我怎么会一点都没察觉?我早该想到才对,果然都不是耿直人,一个比一个藏得深。”
张若尘摇头苦笑,突然想到什么,问道:“殿主在年轻时,就和虚天较量过?”
龙主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道:“他们本来就是师兄妹,精神力之道师承上一任真理神殿殿主。”
张若尘愕然。
“这有什么吃惊的?那时,还没有天庭的说法,两片宇宙并未交恶,大家都可到圣界修行。否则你认为,虚风尽的精神力没有师承,只靠自己就能达到天圆无缺?”
龙主并不属于那个时代,相比于真理殿主和虚风尽,只能算是一个小辈,道:“传说,虚风尽年轻时极为喜欢真理殿主,但真理殿主钟情于当时还未出家的圣僧。虚风尽和圣僧的恩怨,就是源自于此。当然都是传说,具体怎么回事,不清楚。”
张若尘倒吸一口凉气,道:“我看虚老鬼的审美看可以啊,怎么会……”
龙主道:“传说殿主年轻时极美,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态有巨大变化,渐渐的,就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或许,这就是相由心生!”
“轰隆!”
血海炸开,秩序的力量变得活跃而紊乱,空间出现许多裂痕。
“怎么突然秩序之力就变得活跃了?”
小說
龙主和张若尘齐齐变色,各自打出神器,向血海中镇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