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倆吃好喝好展示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
小說推薦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
向岚清身体微微颤了一下,但仅仅是这么轻微的反应,也被慕凰承捕捉到。
她脑海中闪过万千念头,但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慕凰承已经清楚地知晓了她战胜了风狸兽,倘若说灵丹被自己服下,慕凰承只需抬抬手便能发现她在撒谎。
倘若说灵丹卖掉了,这么高级的灵丹显然一问丹药铺便知有没有被卖掉。
她更不可能如实交代将灵丹给了萧鹤闻。
“灵丹呢?”
慕凰承的身体又逼近了一分。
他一贯含笑的桃花眼中,此刻只剩下了冰冷。
手中一直旋转的杯子骤然停下,下一刻,杯子瞬间碎裂成渣。
慕凰承从桌上捡起一块杯子碎裂的瓷片,漫不经心地在向岚清眼前划过。
向岚清深吸一口气,就连一旁的雪玉都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和凝重。
“灵丹在我这!”
一声带着清冷的慵懒感的声音在二人之间传过,储离带着微醺的醉意手里拿着酒杯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慕凰承的眼神瞬间从冰冷变得锋利起来。
“储医尊,”他几乎是咬着后槽牙发出的这三个字,“还真是巧,在这兴运楼里也能遇见。”
储离大摇大摆地坐上了桌。
“二皇子也想要风狸兽炼化的灵丹啊,我还以为皇族的贵公子们,手中的稀世灵丹都数不尽呢!没想到也会为了一颗风狸兽炼化的灵丹,而如此脸红脖子粗的!”
储离语气轻浮,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屑。
慕凰承不怒反笑,手中的碎瓷片随意地扔在桌上。
他环着手臂倚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储离和向岚清。
“既是将灵丹给了储医尊,向大小姐何必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说实话呢?”
向岚清干笑起来,“我本来以为二皇子不会在意这颗灵丹,所以就以一百金的价格将灵丹卖给了储医尊。但刚刚二皇子的神情,我怕二皇子生气,所以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
“一百金,”慕凰承冷哼一声,“好价格。”
储离瞥了一眼向岚清,只见向岚清眨眨眼,一脸狡猾。
“二皇子如果真心想要这颗灵丹,我倒是可以……”
“本皇子不稀罕,”储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凰承打断了,“我只是好奇,储医尊灵丹妙药无数,怎么会需要这颗灵丹呢?”
“谁不想延年益寿呢?”
储离随口说道。
雪玉早就被桌上的那条大黄鱼馋的直咽口水,见慕凰承已经被矛头对准了储离,没有人在乎自己,于是拿起筷子开启了快乐吃鱼模式。
吃的正高兴,鱼碟旁的酒壶被猛地拿走,雪玉吓得定住了筷子。
见慕凰承只是亲自给储离倒了杯酒,雪玉舒了口气,继续吃鱼。
“小猫咪,咱们该走了。”
向岚清凑在雪玉耳边悄声说道。
雪玉皱起眉头,一脸疑惑:“我还没吃饱!”
“真亏你在这种气氛下也能吃的进去。”
向岚清默默吐槽道。
“你要把他自己留在这?”
雪玉看了一眼正跟慕凰承剑拔弩张的储离。
“他不也总是把我一个人丢下!”
向岚清撇撇嘴。
“储医尊应该不介意与本皇子喝杯酒吧?”
酒壶中的酒“哗哗”地流进储离面前的酒杯中,慕凰承抬眼看了一眼储离。
储离明朗一笑,“自然,是本尊的荣幸。”
两人觥筹交错,碰杯时,向岚清竟感觉到了刀光剑影般的气势。
“额……那个……二位先吃着喝着,我跟小猫咪就先回去了?”
向岚清正要起身,慕凰承却将手中的酒杯落于桌上。
“向大小姐急什么?还未陪本皇子喝一杯呢?”
“二皇子喜欢喝酒,那便由我来作陪,喝多少都行。”
储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如果我偏要她陪我喝呢?”
慕凰承冷眼看着储离。
储离笑道:“那后果……我怕二皇子承担不了。”
他的话中带着威胁,向岚清和雪玉都一脸震惊地看向他。
“我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后果。”
慕凰承猛地将酒杯递给向岚清,眼神强势地逼迫她喝下这一杯。
修真界唯一锦鲤
向岚清只觉得此时她要是不喝,只怕会引来她承受不了的后果。
正准备接过酒杯,储离却一把夺过慕凰承手中的酒杯,将杯中酒再次全部喝下!
慕凰承眼中多了些许怒意,但嘴角依旧挂着笑。
“储医尊海量,本皇子自愧不如啊!”
储离也毫不客气,“毕竟二皇子只愿跟女子饮酒,又如何能练出酒量。”
储离的话让慕凰承脸色阴了下来。
只见慕凰承也对饮一杯。
储离看向向岚清,对她使了个眼色。
向岚清领会后连忙起身,对这二皇子躬身行礼。
“二皇子,那我就先行告退了!两位吃好、喝好!”
说着一把薅起雪玉跟他一溜烟跑出了兴运楼。
雪玉擦了擦还沾着油渍的嘴,“笨东西,你把他一个人扔给慕凰承,万一有什么事,到时候哭的不还是你!”
“你傻啊,慕凰承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在兴运楼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使什么手段。而且他既然喜欢喝酒,那就找个能喝的陪他喝!让他喝个够!”
如你所愿
向岚清还在因为萧鹤闻消失的事生气,让储离在慕凰承那里吃吃瘪也算是一个小报复!
“你怎么知道储医尊能喝?”
雪玉的问题问到了点子上,向岚清虽然跟储离吃过很多顿饭,但却从未一起喝过酒。
絕天武帝 蒼天霸主
她摸摸脑袋,“看他的样子,应该……能喝……吧?”
雪玉冷哼一声,“你这笨东西,到时候要是储医尊被连累,本少爷看你怎么收场。”
向岚清望向远处。
如今除了她跟雪玉,没有人知道储离就是萧鹤闻的分身。
只有将储离引到明面上,营造出她跟储离关系很近的样子,慕凰承才会相信自己跟萧鹤闻没有更深的关系。
即使慕凰承对此事不满,但这样她便就能更好地帮到萧鹤闻。
这些雪玉不懂,但向岚清知道储离一定会明白。
两人往向府的方向走着,还未到门口,便看到一群人围在向府外叽叽喳喳。
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拎着盒子、箱子的,这让向岚清一头雾水。
“向大小姐回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这群人一下子就将向岚清围了个圈!
“向大小姐,您制服了风狸兽,当真是年少有为!”
“是啊,如今又得二皇子器重,未来定前途无量,我家大儿子今年年方十八,长得英俊潇洒……”
“你一边去吧!你家那歪瓜裂枣,能入向大小姐的眼嘛!向大小姐,我家小儿子今年十六,玄阶三等,也在宫里当差……”
向岚清一下子听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一脚踏进向府,只想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
“对不住各位,今天我很累啊,改日再聊!”
说着就跟雪玉一起关闭着大门。
“哎向大小姐您别走啊!您看一眼我儿子的画像!”
那女孩换了泳衣的话
“向大小姐我儿子更优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