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瑪雅啓示錄 ptt-第50章:水到渠成鑒賞

瑪雅啓示錄
小說推薦瑪雅啓示錄玛雅启示录
毒蛇,更进一步。
“呃噢!?够… …刺… …激!感觉真有点儿,大片的味道啦!”
蝎子,反问道:“你没有,顾虑吗!?”
毒蛇直接切入主题,提醒道:“切!在这个世界里,生存是第一位的。我们大家,谁都不想毁灭。对吧!?”
蝎子没有说话,但神情很专注。
“既然,都已经明确了,我们彻底穿越到了这个荒蛮的异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独自一人,恐怕很难独善其身;正如领导一再强调的那样,‘唯有守望相助,众志成城,才可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人是群居的社会型生物,很多时候,我们最害怕的往往不是死亡,而是来自内心中对孤独的恐惧。”
“我想,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会有值得牵挂和值得坚守的东西;如果,你真得万念俱灰了,也不会选择与我们同行,更不会听我在这里瞎哔哔了。是吧!?呃嗯!?”
蝎子,会意一笑。
毒蛇,更加坚定地说道:“以领导军人的敏锐,他会更在意你曾经的军人身份;把你留在他身边,应该也是领导的提议吧!?我们也完全信任领导的直觉,你一定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
“你… …这么肯定!?”蝎子,故意挑衅道。
“对!我们都已经出来九天了,你不依然,还在与我们同行吗!?”毒蛇刻意地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盯住蝎子的眼睛,一脸真诚地说道。
“呵呵… …”
蝎子,笑了。
“我感觉,你有点儿滑稽。”
“为什么!?”
毒蛇,也笑了。
“你的拟态妆,让我始终无法看清你的眼睛。”
蝎子,彻底放松下来。
“你要不要,也来两道;比不上,你们专业的迷彩妆。”
毒蛇顺势,将眼线笔和小镜子递了上去。
“我看,还是算了吧。”
蝎子有些,欲迎还却。
食百合:原创百合集
“假了吧,你!不化上这么两道,还是咱巡猎一队的袍泽吗!?简… …直… …是!矫… …情,两个字,怎么写的!?嘿嘿… …”
毒蛇穷追不舍,步步为营。
“那我,自己来!”蝎子,笑应道。
“行!你比我,更专业。”
毒蛇,驾轻就熟地继续捧着。
蝎子神情专注,一丝不苟地认真描化好两道粗线条;感觉此刻,他更像是在进行着一种仪式。
“怎么样!?”蝎子,问道。
“还不跟我们,一副德行!还能,怎样!?嘿嘿… …”
毒蛇继续,套着近乎。
“我家,甘肃的。”蝎子,喃喃自语道。
“那我们,可是近邻。感觉,你完全没有,甘肃那边的口音。”
毒蛇进一步,套着近乎。
“你不也没有,新疆口音呀!”蝎子,反问道。
“我们是建设兵团,和地方上不一样,都说普通话的。”毒蛇,解释道。
说到这里,毒蛇反应过来了。
“呃… …噢… …我知道了,基地的!?”
“呵呵… …”
蝎子,不置可否;紧接着,问道:“在上海,上的学!?”
“呃嗯!当农民太苦了,想换一种活法;所以,憋足了劲儿,一心要跳出来。”
“说一说,你呗!?”
毒蛇,反客为主。
“我!?没什么,可说的。”
蝎子不经意地瞥了毒蛇一眼,欲言又止。
“呵呵… …假了吧!?你!”
“一个差一点儿,把我手给彻底捏废的人;一个转瞬之间四连击,完成必杀的人;竟然跟我说,‘没什么,可说的’!?”
“那我们,岂不是活成了一场笑话!?呃唵!?”
“人不可以傲娇到,没有朋友吧!?你这是,要逼得我们几个无颜再活着的节奏呀!小样儿!嘿嘿… …”毒蛇,调笑道。
“孤狼,应该给你们,说过一些吧!?”蝎子,习惯性地试探道。
毒蛇心念一动,实话实说:“他呀,神神秘秘的。但凡电视剧里没有的,他一概选择性缄默。”
“那你想,知道些什么!?”
蝎子,反客为主。
毒蛇立马一副贱兮兮的样子,一脸兴奋地说道:“C型包围下的,特种对决呗!?就那种,暗地里与海豹突击队,三角洲,雇佣兵,甚至毒枭之间的,面对面地搏杀;在中缅边境,中阿边境上的,或是所有触及到C型包围圈的秘密较量。”
“呵呵…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军事迷。”
蝎子,会心一笑。
毒蛇,一本正经道:“男人嘛,总该有些小追求的。再者说了,米帝亡我之心不死,我们这些热血愤青,虽不能披坚执锐,枕戈待旦,但也还胸怀一颗匹夫之心。”
蝎子反客为主,问道:“呵呵… …真够,难得的。那说一说,你对C型包围圈的认知呗。”
“老… …大… …”
“现在,是我问你,好不啦!你怎么,跟领导一副德行,一提到实质的事情,就往后缩;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呀!?拿出点儿诚意,好不啦!”毒蛇,有些无可奈何地调侃道。
“哟嗬!你们谁,背地里说我坏话呢!?”
不用回头,也知道,孤狼醒了。
兴许,他压根儿,就没睡着过。
毒蛇回头望向孤狼,戏谑道:“领导!我这不正向蝎子虚心讨教,那些个,您不愿说的事儿吗!?没想到,他跟您一个德行,都是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傲娇嘴脸。”
“这就,对了。就你的那点儿情商,真要是告诉你了,指不定一个小时后,全世界都知道了;那还叫,什么秘密。”
孤狼一面说着,一面走了过来。
毒蛇听到这话,有些受伤;他抢白道:“领导!您这可就,不对了啊!咱们这也是,为了加强军民团结嘛!没有相互了解,怎么会有相互信任;没有相互信任,怎么会有团结互助呢!?”
“我,觉得吧!您现在,可不止一点点的官本位主义;完全脱离了,群众路线嘛!也全然忘却了,军民鱼水情的宗旨。您可要检讨,要深刻地检讨。知道不!?”
“呵呵… …这帽子扣得,我得有多大的一颗脑袋,才能戴得上呀!”
孤狼,顺水推舟道:“蝎子!你看,这样子。既然,毒蛇都已经提到了军民鱼水情,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承下这份情呀!?要不然,老百姓也不会答应。你说,是不是!?”
蝎子望着孤狼和毒蛇,笑着点了点头。
孤狼,继续说道:“毒蛇!至于你关心的那些秘密,都是我们或多或少的亲身经历,也都是付出了一定代价的,你要是真愿意知晓的话,就要象我们一样付出应有代价。这样子好了,等你到了那个阶段,我们就告诉你那个阶段的事儿。公平吧!?”
“切!你这不等于,没说嘛。”
毒蛇顿时,有些气短。
可想到孤狼刚才的那句话,毒蛇把心一横。
“领导!这可是您说的哈,不能反悔。群众的眼睛,可是锃光瓦亮的;特别是,蝎子!他的眼睛里,可是容不下丁点儿沙子的。嘿嘿… …”
“一言为定。”
孤狼,意味深长瞥了蝎子一眼。
毒蛇自然心领神会,对着蝎子征询道:“蝎子!你可,听见了啊!”
蝎子彻底放松下来,一本正经地回应道:“军人,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但绝不把承诺当儿戏!”
见目的已经达到,孤狼便催促道:“好啦!你们俩,去把霸天虎和耗子叫起来值夜。从现在起,就严格遵照部队的规矩办事儿,一切行动听指挥;该什么时候就做什么事儿,早点儿休息!”
“是!领导!”
蝎子,热情地回应道。
一片宽大的沼泽,彻底阻断了一行人通往森林的路。
联想到苍狼的遭遇,谁也不敢贸然下水;在完全不确定的情况下,谁知道这片沼泽地里,又隐藏着哪些杀机。
孤狼领着队伍,在沼泽地边缘找寻着动物的足迹;这一次,还必须要再次借助这个世界里的那些土著,为大家指引出一条正确的道路来。
巡猎一队,沿着沼泽地的边缘走出小半天时间。一行人远远地发现,在前方游荡着一群体型不是很大的动物。
借助长草的遮蔽,众人躬身尽量地贴近这群动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