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841、相同的結局【二合一章】推薦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清晨6点。
芙蓉分局刑侦队办公室。
经过一夜奋战,何俊超已经基本搞清了叶文启的基本规律。
尤其是近一周来,叶文启的主要社会脉络。
何俊超发现,叶文启虽然就职于一家中等规模的传媒公司,但是叶文启属于公司闲职。
虽然是部门经理,但是工作却并不忙碌。
因此工资也并不美好。
可就这样一份工资并不高的工作,叶文启却能做到在各种场合出手大方, 似乎就很有问题。
就比如在光头徐军和周烨口中,似乎这个叶文启就是个土财主。
不仅入股了光头徐军的金融皮包公司,还对周烨出手大方。
周烨所欠下的债款,基本上都由叶文启托底,因此周烨替叶文启办事,那也是死心塌地。
很大一部分原因, 就是因为叶文启手里有钱。
可随着顾晨让何俊超深入调查, 何俊超越来越感觉不可思议, 似乎这个叶文启的背景深不见底。
清晨6点20分。
顾晨从办公室里的折叠床苏醒。
此时此刻,何俊超也趴在办公桌前呼呼大睡。
遇见案子连轴工作,已经成了刑侦队的工作常态。
顾晨走到何俊超身边,躬下身,查看何俊超的调查记录。
鼠标的点击动静,很快让何俊超条件反射般的苏醒过来。
扭头一瞧,顾晨已经站在自己身边。
“何师兄,没有打扰到你吧?”顾晨的目光依旧盯着电脑屏幕,嘴里不由喃喃说道。
何俊超咧嘴一笑,打上一记哈欠,揉了揉迷糊的双眼,也是无所谓道:
“没关系,你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帮你找出来了, 这个叶文启,的确大有问题。”
“叶文启的家庭背景, 其实并不殷实,也没有去投资其他产业,父母也都是普通的退休工人, 可他做着一份普通的传媒公司经理职务,出手却是相当阔绰,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的确有问题。”顾晨搬来一张座椅,坐在何俊超身边,也是分析着说道:
“叶文启的工作并没有太多亮点,但是却频繁跟这支国际公益基金的机构有着密切联系,难道说,他叶文启的这些钱,全部都是从这支国际公益基金里面获得的?”
“很有可能。”何俊超接过顾晨的鼠标,继续将其他几份调查的隐藏文件点开,指给顾晨看:
“你看,这些都是我对叶文启做的调查,他每周都要去这家国际公益基金设在江南市的办事机构一两次,太频繁了。”
“而且,这支国际公益基金,设在江南市的办事机构,工作的都是一些外国人。”
“这跟周烨交代的情况非常吻合, 周烨说叶文启跟一些外国人交往频繁,我估计就是这些人。”
“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顾晨忍不住念出声道。
“没错, 就是这个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 我大概看了一下,这支国际公益基金,是由国外一名叫特洛伊的知名医生,与我们国内一名叫朱志强的企业家,共同组建的公益基金。”
“起先由特洛伊发起并成立,随后在朱志强的努力下,渐渐开始在国内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听见顾晨在与何俊超交流,渐渐苏醒的卢薇薇,这才拍拍袁莎莎和王警官,示意两人赶紧过去。
几人顿时凑在一起,开始分析调查结果。
“何俊超,你继续说下去。”卢薇薇打着哈欠说。
何俊超默默点头,继续介绍:
“我查过了,这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组织框架没有问题,但就是筹集的资金并不多。”
“它这支医疗公益基金在海外的影响力也不是很大,但是目标却很宏伟。”
这边何俊超话音刚落,王警官便根据何俊超调查的文件,不由跟读起来:
“致力于帮助全世界需要医疗救助的人群,解决医疗费用的问题,并且提供跨国医疗救治……”
目光一呆,王警官抬头看向大家,说道:“这没什么影响力的国际医疗公益基金,目标倒是挺宏大的,还跨国救治?”
“我看这个机构发起于美利坚,那他们自己国家那么多人需要帮助,它都忙不过来,竟然还跨国开展业务?还在我们这边设立办事机构?”
“没这么简单。”顾晨不由摇摇脑袋:“许多公益基金,虽然打着‘公益’的名头,但其实也不乏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
“没错呀,我就感觉很奇怪。”袁莎莎不由双手抱胸,也是带着怀疑的口吻诉说道:
“这个公益基金,按理来说有多大能耐就办多大事,许多都是在本国开展业务。”
“除非那些在国际上有着相当影响力的基金会,才会展开所谓的全球业务。”
“但是这种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公益基金会,一般都是像联合国这种类型的公益发起机构。”
瞥了眼电脑屏幕上的公益基金介绍,袁莎莎也是不由摇头:“可是再看看这个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看它募集的公益资金也不多。”
“尤其是在我们国内,几乎都没什么募集项目,但是却频繁帮助国内一些需要医疗救治,但却因为医疗负担而承受不起的家庭,去往国外接受治疗。”
“而且……接受帮助治疗的都是一些青少年。”顾晨也是补充着说。
卢薇薇立马附和:“没错,年龄上好像也有要求,只接受青少年出国治疗,而且还承诺,提供国外的家庭寄宿,并且还可以在国外接受治疗的同时,在国外念书,费用由公益基金承担。”
幽幽的叹息一声,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感觉这就跟天上掉馅饼一样。”
“没这么简单。”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不由分说道:“天上从来就不会掉馅饼,而是陷阱,依我看,这个所谓的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肯定有猫腻。”
顾晨忽然站直身体,也是双手交叉抱胸,思考着说道:
“要说这个公益基金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有,而且叶文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工资并不优厚的情况下,却能积攒大量财富,那他这些钱都是哪来的?”
“还是说,他这些钱,全部来自于这支公益基金?”
“可这支公益基金,既然是帮助我们国家的青少年,去国外接受治疗并且学习,那么它应该是非盈利的。”
“可既然是非盈利,那这支公益基金,为什么会给叶文启一大笔钱呢?”
“而且,如果是非盈利机构,那么这支公益基金,为了节省日常开支,在当地的办公机构,直接招募一些当地人工作就好。”
“又为什么要安排一些外国人,或者说是他们公益基金发起国的本国人来这里工作呢?这似乎跟公益基金精简人员的要求并不相符。”
顾晨的探讨,也瞬间让大家犹豫起来。
按照常理来说,公益基金,其实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或者有一些专门的负责人员。
志愿者或许会给予一定的现金补贴,而工作人员也有一定的工资发放。
但这适用于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公益基金。
可再看看这支公益基金在江南市的办事机构,光外国人就有三名。
如果说,是为了前期机构的设立打好基础,那似乎有些说的过去。
可这支公益基金,设在江南市的办事处也有几年时间,几年时间,却一直由几名外国人在负责运作。
这似乎与公益基金的正常运作有些不符。
看上去,更像是怕外人知道某些内幕似的。
“这支公益基金的办事处,肯定有猫腻。”卢薇薇也是有些不淡定道:“你们想想看,从人员配置来说,就很有问题。”
“全都是外国人在负责办事处的机构运作,而且这几个外国人,还经常跟叶文启出去花天酒地。”
“既然是公益机构,那基本上是不以盈利为目的,而且这支公益基金在国内,能够募集的资金也相当有限,网站上基本上都没有募集资金的日期公告。”
“只有一些,帮助国内青少年去往国外接受治疗的活动照片,这显然有些避重就轻了。”
“没错。”听闻卢薇薇说辞,顾晨也是忍不住说道:
“而且从何师兄调查来看,叶文启每周都要去这支公益基金的办事处一两次。”
“但是叶文启似乎在这支机构中并没有任何职务,他给我的名片,仅仅是传媒公司的一名业务经理。”
“那他和妻子去南岭植树是为什么?真的是为了他去世的女儿?”袁莎莎也是道出自己的看法。
在袁莎莎看来,叶文启的行为的确过于迷惑。
毕竟这叶文启夫妇也是在做着一些公益的事情。
但是顾晨联想到审讯周烨的过程中,周烨曾经提起过,叶文启几年前曾经绑架过一名女子,之后又迅速转移。
因此感觉这个叶文启根本也不是好人。
可公益植树,为的是什么?
思考再三,顾晨也是推测着说道:“或许参与公益植树,只是为了让其他人相信,他是一位好父亲。”
“但我始终相信,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顾师弟。”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卢薇薇便提议着说:“这网站上,不是有他们公益基金帮助的青少年,去往国外接受治疗的照片吗?”
“我们可以根据这些人,调查一下这些曾经去往国外接受治疗的家庭,看看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
“好主意。”听闻卢薇薇说辞,顾晨也是咧嘴一笑:“我也是这意思。”
“既然叶娟娟在几年前去世,从叶娟娟这里是无法得知她在国外的经历,加上胡凡真似乎也在有意隐瞒某些事情。”
“我们不妨从其他接受帮扶治疗的青少年中,了解一些相关情况。”
瞥了眼何俊超,顾晨也是催促着说:“何师兄,看看能不能从这些人的信息中,找到一些接受帮助的青少年家庭,并且联系到他们。”
“稍等。”何俊超将公益基金的网站活动,截取一些救助者的头像,开始在系统内部进行人脸匹配。
由于受救助者都有相关照片,因此何俊超寻找起来也并不困难。
只不过片刻功夫,便发现一名青少年男子的信息,赫然出现在信息库中。
“找到一个。”何俊超将其中一份信息调取出来,也是与众人介绍着说道:
“这个人叫许嘉豪,两年前也是因为心脏问题,接受这支公益基金的救助,去往美利坚治疗学习。”
“还有其他关于这个许嘉豪的信息动态吗?”顾晨又问。
何俊超犹豫了一下,说道:“目前来说只有这条消息,而且这个公益基金的网站更新也仅仅停留在两年前,后面好像没人维护,就一直没有更新。”
“那联系方式呢?”袁莎莎问。
“就在我们江南市。”何俊超继续调取信息记录,说道:“就在大桥镇的许家村。”
“联系电话有吗?”卢薇薇问。
“没。”何俊超无奈说道。
顾晨托着下巴,来回走在众人跟前,也是不由分说道:“看来我们得过去拜访一下这个许嘉豪的家人,看看这人现在到底如何?”
“如果能从许嘉豪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他在美利坚的情况,那或许也能知道叶娟娟当年在那里的一些情况。”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王警官也是右拳砸在左掌上,不由欣喜道:
“这个叶文启夫妇,还有叶文涛,继续让丁亮、黄尊龙,吴小峰和吉喆他们盯着,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向我们汇报。”
“现在我们最要紧的,就是去许嘉豪那里问问情况,一定要搞清楚这支公益基金的背后,到底在干些什么勾当?”
“同意。”顾晨附和着说。
卢薇薇和袁莎莎面面相视,也是微微点头,表示认同。
……
……
上午7点。
大家在享用完早餐之后,便匆匆忙忙的驾车赶往大桥镇,准备登门拜访一下许嘉豪的家人,询问许嘉豪的相关情况。
大桥镇位于江南市的西南端,属于与兄弟城市的交界地带。
这里也是丘陵起伏地带,而大桥镇,也是因为一座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古桥而得名。
顾晨根据何俊超给出的地址,在来到大桥镇之后,又继续驱车赶往许家村方向。
来到许家村时,时间也已经是上午9点。
“应该就是这里吧?”看着有些古朴的村落,卢薇薇感觉这里简直就是一片净土。
王警官落下车窗,探出脑袋观察一番,这才确认着说道:“没错,刚才过来的道路上,路标标识就是这里。”
“那下车看看吧。”袁莎莎说。
几人相继下车,关门声也是此起彼伏。
此时此刻,村口的一条清澈小河边,一名老太太正在洗菜。
身边跟着几只小奶狗,不停的摇着尾巴伴随左右。
见有陌生人到访,其中一只小奶狗,不由对着顾晨几人的方向犬吠了几声。
动静也让老太太注意到有人走来,这才缓缓抬起脑袋,瞥了眼顾晨几人的方向。
见顾晨几人都穿着警服,老太太顿时不由一愣,努力的撑起身体,站在河边观察起来。
“老太太,许嘉豪是住在这里吗?”顾晨站在小桥边问道。
“对呀,你们找许嘉豪做什么?”老太太好奇问道。
“我们找他有些事情,您能不能带我们去他家里一下?”卢薇薇也走到顾晨身边,赶紧解释。
老太太有些疑惑,思考片刻之后,这才缓缓说道:“我是许嘉豪的奶奶。”
“您……您是他奶奶?”袁莎莎听闻之后,整个人不由一愣,看向身边的王警官。
王警官则是上前一步,赶紧说道:“原来是许嘉豪的奶奶?那您知道您孙子现在什么情况吗?他还在国外念书对吗?”
似乎是问到了老奶奶的伤心处,老奶奶顿时鼻头一酸,哽咽着说道:“你们到底是来找他做什么的?”
见老太太似乎是有些情绪,顾晨与众人面面相视,也是主动走下小桥,来到老太太跟前,这才客气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最近在调查一起案子,这个案子跟一名女子有关系,而这名女子,曾经接受过一支国际公益基金的帮助,去往国外念书。”
“而我们根据调查发现,您孙子许嘉豪,也同样接受过这支公益基金的帮助,去往国外接受治疗和学习。”
“所以,今天过来,是想跟您了解一下,关于您孙子许嘉豪在国外的一些情况,不知道您对他知道多少?”
“我孙子……已经死了。”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老太太便长叹一声,不由解释说道。
“死……死了?”听闻老太太说辞,卢薇薇不由一愣,赶紧走到老太太跟前,情绪激动的问道:
“老太太,您孙子许嘉豪,怎么死的?”
“车祸。”重重的叹息一声,老太太也是颇为无奈道:
“我孙子在国外出了车祸,人就这么直接没了,还是那边的公益基金会,帮忙将我孙子的尸体在当地火化,然后托人带回国。”
哽咽了一声,老太太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孙子的伤心事。
可现在被顾晨几人一提及,似乎伤心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
老太太顿时鼻头一酸,不由用粗糙的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几只围在身边的小奶狗,似乎也发现主人的伤心,不由“嘤嘤”几声,摇着尾巴,围在主人身边安慰起来。
顾晨几人忽然有些尴尬。
只是没想到,事情远超大家的预料。
可回头一想,似乎又让众人警觉起来。
毕竟,叶文启的女儿叶娟娟,当年就是因为在国外接受治疗之后,在国内的家中,突然病逝。
可现在,同样在国外接受治疗学习的许嘉豪,也因为车祸去世。
但许嘉豪出事地点在国外。
两人的死亡看似巧合,但似乎也合情合理。
一个是因为旧病复发,而另一个是因为意外车祸。
想到这些,顾晨也是语重心长的问道:“老太太,能跟我们说一下您孙子在国外的情况吗?”
老太太犹豫几秒,但还是点头嗯道:“行吧,那你们跟我来吧。”
转过身,老太太就要将洗好的蔬菜装进篮筐。
但卢薇薇和袁莎莎眼疾手快,立马开始帮老太太装填起来。
装好蔬菜,卢薇薇和袁莎莎也一起将蔬菜帮老太太提往家中。
一行人,穿过村口的小路,来到一栋老屋面前。
老屋虽老,但墙面却被粉刷一新,与周围的一些建筑颜色看起来非常相似。
新农村建设,虽然多了一些统一的新楼房,但是不少老屋也被完整的保留下来。
推开木门,老太太邀请众人进屋来坐,随后又替几人倒上茶水,还提着塑料袋,给每人手里抓了一把盐水花生。
农村里招待客人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将最好的东西分享出去。
卢薇薇本是个吃货,可现在却变得矜持起来。
也是在象征性的吃完一颗盐水花生之后,这才开始进入正题。
“老太太,您孙子是因为什么原因,去国外治病的?”卢薇薇问。
“是因为……心脏问题。”老太太坐在众人对面一张竹椅上,也是缓缓说道:
“嘉豪的心脏一直不太好,也经常住院,可是高昂的医疗费用,我们负担不起,家里的许多积蓄,都用在治疗上面,所以你们看看……”
指了指周围的环境,老太太也是不甘心道:“周围的邻居们,都住上了新房,可我们家却因为给嘉豪治病,基本上还住着老屋。”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有一支医疗公益基金,可以替您孙子许嘉豪去国外治疗的?”顾晨将执法记录仪对准老太太,也是好奇问她。
老太太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记得我儿子跟我说,说嘉豪在医院住院的时候,突然有人给他一张名片。”
“说自己是什么公益基金的,专门帮助有需要治疗的病人,但又很难负担医疗费用的青少年,去往国外接受治疗。”
顿了顿,老太太也是继续回想着说道:“我记得,他们好像是这么说的。”
“而且这种治疗是长期的,所以,为了孩子的学习不耽误,他们甚至可以联系在国外的寄宿家庭,还可以联系当地的公立学校,安排我孙子进入美利坚的公立学校进行学习。”
深呼一口重气,老太太也是颇为感慨:“这你想啊,我孙子在国内,光治疗费用都一大笔开支。”
“可是去到国外,他们包吃包住,还给你治疗,还安排你在国外读书,这跟留学也差不多嘛,想想就很不错。”
“所以,当时我儿子和儿媳他们,也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他们的邀请。”
“回来跟我才说起这事,原本我是不想答应的,毕竟要去国外,还只能是孙子一个人过去,就感觉孩子在国外不会照顾自己。”
幽幽的叹息一声,老太太不由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也是颇为无奈道:“可是没办法呀,不去国外接受治疗,那治疗费用又是一大笔开支。”
“我们这一家子,也都没怎么读过书,也赚不到什么大钱,可如果可以免费治疗,还能在国外读书。”
“这种条件,想想真的很不错,所以我们一家子再三商量之后,我最终也只能同意。”
“所以,也就是两年前,您孙子许嘉豪去往美利坚,接受了这支公益积极的资助,一直在那边免费接受治疗对吗?”顾晨问。
“对呀。”老太太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
“那您孙子中途回来过吗?”卢薇薇也赶紧追问。
老太太摇摇脑袋:“回国的机票太贵了,我们一家实在负担不起。”
“而且那边也说了,他们只负责去往美利坚的机票,和那边的所有食宿学习和治疗的费用。”
“但是如果中途孩子自己想回家,那回家的机票,由孩子家庭自己负担。”
“我这一想啊,这治疗到一半,又要中途回来,再回去,这来回机票也太贵了,实在有些负担不起。”
“所以,索性让孩子在那边继续接受治疗,等到考大学的时候,再回来也不迟。”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那平时你们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联系对吗?”
“对。”老太太点头。
“那他平时会跟你们聊一些在国外的事情吗?”顾晨又问。
老太太思考片刻,也是微微点头:“会的会的,刚开始去到那边,我孙子感觉一切都很新鲜,因为孙子的英文也比较好,所以跟那边的小孩交流起来问题不大。”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他打电话告诉我们,他在那边一切都好,而且享受着许多优质的治疗服务和体检……”
听着老太太的滔滔不绝,顾晨在记录的同时,却又突然打断道:
“老太太,您说的这些,都是您孙子许嘉豪刚去那边的情况,那后面呢?后面他跟您打电话,情绪上有没有什么波动?”
“情绪上?”听顾晨这么一说,老太太顿时挠挠后脑,也是瞬间思考起来。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小說
卢薇薇也是赶紧附和:“就是那种,之前很开心,可是后来忽然变得有些抑郁呀,或者有些不开心啊之类的,您仔细想想。”
“诶?好像是有点。”被卢薇薇和顾晨这么一提醒,老太太顿时眉头一皱,也是思考着说道:
“我记得,就第一次跟我们通话的时候,感觉挺开心的,可是后来,他每次说话时间都挺短的,只是例行公事一样,跟我们汇报一下最近的情况。”
“时长大概有多久?”顾晨问。
老太太挠着腮帮,也是反复回想:“第一次,我记得跟我们聊了半个钟头,好像很多事情想跟我们分享一样。”
“但是半个月后,我们才接到了第二通电话,然后每周他都会跟我们联系,但是通话时长,好像就两三分钟的样子。”
“就感觉,我孙子许嘉豪那边,没有什么话题跟我们聊的。”
“我问他在那里过的好不好?他说挺好,反正就是一问一答,感觉都是机械般的回答。”
幽幽的叹息一声,老太太也是颇为无奈,不由感慨着说:“可能是那边的花花世界,让孩子大开眼界。”
“毕竟去美利坚这种发达国家,他们很多东西都比我们要先进。”
“所以,孩子要融入那边的生活,感觉是需要时间的沉淀。”
“也可能在那边交往的朋友很多,跟我们这些人没有很多话题,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太太。”见老太太情绪失落,顾晨也是继续提醒:
“您孙子许嘉豪在那边接受治疗期间,跟您通话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情绪特别低落的时候?或者,他在跟你通话的时候,身边有没有什么其他人?”
“呃……这个……”
听顾晨这么一问,老太太抬头看着天花板,也是努力回想。
似乎是没有怎么过多的注意,加上年纪大了,记忆力也不是很好,因此老太太的反应速度比较慢。
但卢薇薇则是安慰着说道:“老太太,您别急,慢慢说。”
“好像……好像有一次吧,记得是有一次还是两次,反正我感觉,我家孙子的情绪,好像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甚至有些情绪低落。”
轻叹一声,老太太继续回想:“当时感觉他好像挺难过的,而且身边好像有个外国人,反正就坐在一边。”
“我还问他,那人是谁?他好像说是医疗机构的,又好像说是公益基金会的人,反正我记不太清楚。”
“那时候,我还以为他被人欺负,还多问了几句,但他没说什么,就简单跟我聊了几句,直接就挂断了视频,害……”
说道最后,老太太也是沮丧不已,也是没好气道:“孙子在国外到底什么情况?这我们在这里也搞不清楚。”
“但是后来有一天,可能是通话的一周后,突然有一天,我儿子接到国外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我孙子在那边出了车祸,肇事司机下落不明,我孙子……我孙子当场身亡。”
说道这里,老太太似乎难掩心中的悲愤,也是瞬间老泪纵横,用粗糙的手背擦拭眼泪,哽咽着说道:
“他跟另外一名去那边接受治疗的姑娘,一起被车撞死。”
“还是国外那边的公益基金,帮我们安排的后事,在经过我们同意之后,帮我儿子订好机票,去那边处理善后工作。”
重重的叹息一声,老太太也是颇为无奈:“本来是去那边接受治疗和学习的,可是没想到,最后孙子却死于非命。”
“我甚至都没见到孙子最后一面,他就在那边直接被火化。”
“当我再见到孙子的时候,他已经被装进骨灰盒,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老太太说道最后,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似乎是大家勾起了她的伤心往事,这让老太太一时间难掩悲伤情绪。
大家一时间也是颇为尴尬。
没想到,原本只是来调查一下许嘉豪在国外的经历,可却把老奶奶给弄哭了。
袁莎莎也是赶紧掏出纸巾,递给老太太道:“老太太,您……您别难过啊,人死不能复生,您节哀……”
虽然袁莎莎在极力安慰老太太,但老太太的情绪似乎绷不住,压根难以停止哭泣。
看到这番场景,顾晨也是将王警官和卢薇薇叫出屋外。
三人来到老屋门口。
顾晨也是道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事情太过蹊跷,首先这个所谓的国际医疗公益基金,看着就感觉不太正规的样子。”
“还有就是,包括之前去国外接受治疗的叶娟娟,还有后来的许嘉豪,以及另外一名去国外接受治疗的女子,最后都已经去世。”
“其中叶娟娟是在国内的家中去世,而许嘉豪和另外一名女子是在国外因为车祸去世。”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都是这种结果?”
顾晨也很不能理解,原本是一场国际医疗公益,可最后这些参与者,却都相继去世?
虽然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但结果相同,这很难不让顾晨产生怀疑。
卢薇薇也是不由咦道:“顾师弟,老王,你们说,这些参与救治的人,他们在国外,会不会被人控制?”
“而这个公益基金的背后,会不会有着其他机构在操纵?总感觉这里面有猫腻的样子。”
“我也同意这种说法。”王警官来回走上两圈后,也是不由分说道:
“总感觉这支机构的背后,有着某种特殊的目的,他们不关心自己国家那么多需要医疗救助的穷人,却跑来关心我们国家的病人,这很不正常。”
“而且,这支医疗公益基金,好像也并不是很出名的样子,他们这些资本国家,如果没有什么利益驱使,会把自己国家的那些人派到我们这里来工作吗?招聘本地人服务岂不是更好更划算?”
“叶文启,应该算是他们招募的本地人员,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听闻王警官说辞,顾晨直接接话说。
“我同意。”卢薇薇也是赶紧附和。
三人很快在门口达成一致意见,那就是这个公益基金的背后,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至少现在种种情况来看,叶文启曾经有绑架的经历,可最后那名被绑架女子去往哪里?至今也没个说法。
而且这件事情还发生在几年前,这就很耐人寻味。
“不行,必须要彻查这家公益基金的办事机构,一定要搞清楚,这些人到底在搞些什么?”
王警官来回走在顾晨和卢薇薇面前,也是忍不住说道。
随后,几人凑了600块钱,留给许嘉豪的奶奶,之后大家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市区。
路上,王警官开始电话通知丁亮、黄尊龙,吴小峰和吉喆收网。
将监视中的叶文启夫妇,还有叶文涛带回警局接受审讯。
同时通知刑侦一组的警员,去往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在江南市的办事处,查封这家机构的办公室,并控制相关人员。
准备将这些人员一并带回芙蓉分局接受审讯。
而来到芙蓉分局,顾晨并没有对这些人展开立即审讯,而是将已经睡饱喝足的胡凡真,重新叫到一号审讯室。
……
……
一号审讯室内,胡凡真呆呆的坐在审讯椅上,目光无神的看向顾晨几人。
顾晨几人与胡凡真短暂对视了20多秒。
胡凡真似乎感觉气氛过于安静古怪,这才忍不住率先问道:“顾警官,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不是我们想干什么?是你需要跟我们交代些什么?”顾晨说。
“就比如……”
“就比如,你到底还知道多少秘密?关于叶娟娟,还有叶娟娟父母,以及……那家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
似乎是触动了胡凡真的某种神经,胡凡真的眼眸微微一颤,这才不太情愿的叹息道:
“你们问这些做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你跟叶娟娟的关系,不用我们再说吧?你自己也承认,你们两个几乎是无话不谈。”卢薇薇抬头看着面前一脸不愿配合的胡凡真,也是继续说道:
“而且,你们两个应该也聊过许多秘密,就比如驴打滚这种暗语。”
“你说,驴打滚这种东西,只有你跟叶娟娟知道秘密。”
“而且我们经过证实,的确也发现,叶娟娟跟江北美食驴打滚,有着某些渊源。”
“就比如……”
看着面前目光呆滞的胡凡真,卢薇薇也是继续说道:“就比如,叶娟娟其实根本就不喜欢吃驴打滚这种东西,可她却跟你说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种点心。”
“很显然,你们当中,必然会有人在撒谎。”
“而叶娟娟的父母也非常清楚叶娟娟并不爱吃驴打滚,所以才会在你送来驴打滚美食,并且说是叶娟娟生前最爱吃的美食时,他们才会面露惊诧。”
“而这恰恰也验证了你跟我们提起过,叶娟娟之前的说辞,那就是如果你送来驴打滚时,叶娟娟的父母表现出一副惊诧的样子,那就说明她死的冤枉,没错吧?”
卢薇薇似乎记忆力很好,几乎把之前胡凡真所说的这些情况一一道出。
现在压力来到胡凡真这边,感觉警方这次已经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从面前着几名警察的目光中,胡凡真就感觉,他们所知道或者说了解的东西,似乎还远不止这些。
毕竟之前的是老生常谈,可现在,经过一晚上的时间,顾晨几人的桌上,似乎已经多了一些厚厚的文件。
善于察言观色的胡凡真清楚,这些人似乎要拿自己开刀,从自己这里得到想要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