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猖狂的尋路者推薦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公元2049年8月31日
现实时间PM18:49
墨檀回到了他忠诚的公寓。
并没有第一时间将那身满是烧烤味的衣服换掉,他只是脚步略显沉重地走到厨房给自己弄了杯咖啡,边吸溜边挠头。
报道日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主要就是大家领一下本学期需要用的教学材料以及生活用品,然后住校生去收拾宿舍,非住校生在学校瞎溜达溜达熟悉环境, 午饭后在去礼堂听校长、新生代表、学生会主席之流BB两个小时,再各自回自己的学院集合一下,跟老师同学认识一下,就算齐活了。
事实上,如果是一般情况下的大二学生,听完BB之后就可以解散自由活动了,毕竟后面的流程本来就跟老生没关系,不过墨檀这帮人倒是老老实实走了个流程,原因很简单,除了伊冬之外,这帮人无一例外都是转校生,所以需要去学院认一下老师和班级。
至于墨檀……好吧,他倒不是转校生,但问题在于哥们儿去年整整一年的出勤率都未必能凑够两只手,所以庞大主任早在几天前就发消息提醒他,报道当天要去各个老师那里露个面,混个脸熟。
不去给处分。
于是墨檀就灰溜溜地找老师认脸去了,而伊冬则是陪着他回学院兜了一圈,不少人见到他都很亲切地打招呼,可见这人的交际水平确实不赖。
总而言之, 大家伙忙忙活活地折腾了一整天, 直到下午五点多钟才算做好开学前的准备工作,然后便约在学校西区的中庭集合,一起去三食堂吃了顿饭, 崔小雨同学负责请客,因为他之前在群聊里叫嚣自己今天必被搭讪,甚至还在墨檀(混乱中立限定)的怂恿下立下赌约, 结果今天却一直在被自己的系主任安排着帮新生搬了大半天的东西……嗯,男生宿舍楼那边。
顺便一提,语宸和南宫娜缺席了,因为基础医学系的主任当年曾经在S市跟白真共事过,所以早早就预约好了语宸的晚饭时间,顺便也叫上了当时也在场的南宫娜。
鉴于那位主任是个和蔼可亲的胖大婶,家里孩子虽然跟大家差不多大小却是个女生,所以墨檀也没有动用自己在学校内的各方面资源进行跟踪布控。
是的,出于某些路人皆知的原因,墨檀早在暑假里就把昙华大学医学院的大致情况完全掌握了,并且利用那些并未被姚董事长察觉到,或者早就察觉到但是懒得管的人脉暗中施加影响,对宿舍分配、学号分配、座次选择、班内男女比例及情侣比例做了一些微调,以确保某人能够得到一个相对纯洁健康的校园生活。
‘我们理应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努力提高自身校园生活质量,是天经地义的事。’
總裁的緋聞前妻 許墨城
这是很久以前昙华大学某任学生会主席留下来的名言,虽然只是普通的大白话,但却深得墨檀的认同,事实上, 他去年之所以能够下定决心葬送掉自己的出勤率, 这句‘名言’也是要承担一部分责任的。
总而言之, 非常罕见地,开学第一天的语宸和南宫娜并没有被搭讪,而且目测未来很长时间以内都不会被无聊的人骚扰了。
吃完饭后,因为都比较忙(着急回去上游戏)的原因,大家便直接就地解散了,而墨檀在被伊冬开车送回家后,就出现了刚刚的那一幕。
终于,一杯咖啡下肚之后,墨檀才慢吞吞地换好了睡衣,一脸惆怅地坐在游戏舱旁边,表情复杂而纠结。
鉴于其当前的人格为‘绝对中立’,所以无论是惆怅、复杂还是纠结都很好找原因,简单来说就是为情所困,所以就不再赘述了。
就这样,发了几分钟呆后,墨檀在七点整的时候躺进了游戏舱,进入了无罪之界——
……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绝对中立的黑梵,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伴随着熟悉到有些听厌了的系统提示音,墨檀例行陷入了加载游戏时的恍惚状态,并在下一个瞬间出现在了光之都圣莱特曙光礼拜堂三楼的某个套间中。
当时从米莎郡跟大部队一起来到光之都后,墨檀就被安排住在这里,时至今日,虽然教派高层想在位于内城区的大礼拜堂给他准备一个房间,但声称已经‘住惯了’这里的墨檀却礼貌地婉拒掉了。
因为语宸也住那里,还是尽量保持点距离的比较好。
这是墨檀用来安慰自己的借口,毕竟已经在游戏外给语宸打造了极度‘安全’的环境后,现在这种画蛇添足的举动纯粹是在哄自己玩。
如果真的想保持距离,为什么还要做那些多余的事?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又不少,你凭什么就把人家周围的异性给提前拦下了?
这个道理墨檀自己也知道,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很过分、很不要脸、很自说自话自以为是,却也在情理之中。
“呼——”
长舒了口气后,墨檀便离开卧室,走到主厅一侧的柜子前打开抽屉,拿出一罐语宸给自己的咖啡豆,连磨带煮地又给自己弄了杯饮料,喝完后便动作飞快地出门了。
倒不是觉得房间里太安逸了想出门迷失一下自己,而是墨檀在回到光之都后这几天实在是被找怕了——
公正教派的格尔宾骑士跑来找他聊天(小子可以啊,现在我可不敢挖你墙角了,不过玛丽修女她们肯定会来看你吧?到时候跟哥哥我知会一声呗?);
战斗修女院的姐姐们跑来找他喝茶(哈哈哈,不愧是忘语殿下看上的人啊,可以的小伙子!/贵安,黑梵牧师,晚些时候能把你门口那个躺平了的垃圾收走吗?);
大骑士长【断罪斩】格林过来勉励他(我看了汤姆大师带回来的留影水晶,你的指挥造诣非常高,但要戒躁戒躁,毕竟推演和实战还是不一样的,还有就是,凯文那小子想要个历练的机会,敦布亚城那边……);
大光明骑士凯文过来找他诉苦(黑梵老哥救命,我导师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了,想让我晚点去敦布亚城玩命!我听说那边的殉教率贼高!到时候求放过啊求放过!);
甚至连那位李察·莱恩同学的父母都过来找他赔罪(您好黑梵牧师,我们收到李察的信了,那个不成器的东西,等他下次放假回来我们一定好好教训他,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有什么我们夫妻俩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千万别客气,等李察毕业了……呃……哈哈,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
没错,黑梵牧师火了,而且还不是一般二般的火,鉴于本届【战火联赛】是他主动参加的,事后也没有强调过要保密(知道保不住),所以曙光教派甚至连问都没问他这个当事人,就把其光荣事迹传遍了整个圣教联合,甚至免费发放了大量【黑梵牧师VS福斯特·沃德】的留影水晶,将这一战果大肆宣扬的同时,还专门组织了专家团结合双方视角的一手战报(皆由菲雅莉·格雷厄姆殿下友情提供)洋洋洒洒地写了篇分析,核心思想即是就黑梵牧师的战争天赋、学习能力、应变能力、未来潜力等论点进行一个牛辶的吹。
总而言之,正如圣·安布罗冕下之前对夏莲说的那样,黑梵牧师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名声大噪。
而其它教派也并未表现出丝毫抗拒或打压的心态,毕竟内部分歧归内部分歧,作为‘圣教联合’这么一个主体,黑梵牧师这种已经逐步在大陆范围产生影响力的年轻人还是很金贵的。
于是乎,曙光教派负责内部宣传,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曙光教派的XX牧师牛辶。
霸道总裁求抱抱
而其它教会则进行对外宣传,简单来手就是我们圣教联合XX教派的黑梵牧师牛辶。
尽管区区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并没有太多讨论度和话题性,这种宣传的性价比也不算太高,但人在光之都的墨檀这些日子依然饱受煎熬,尤其是在他即将前往敦布亚城与北部血蛮近距离对峙的消息传出之后。
天地良心,当前人格下的墨檀真心非常不喜欢受人瞩目,但他却还是成为了人群中最靓的那个仔。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正如格里芬那位二皇女殿下所说,在他名声大噪之后,琐碎的麻烦倒是少了许多,至少语宸现在基本已经收不到什么花了。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还是值得的。】
再次安慰了自己一句,墨檀从行囊中拿出了一件带兜帽的白色牧师袍,随即便在今天份的访客到来前离开了圣莱特礼拜堂。
缓步走在礼拜堂前的晨曦大道上,尽可能把兜帽压低的墨檀走得很快,事实上,他并不是漫无目的出来逛街的。
去朵拉·希卡的墓前祭拜一下。
他之前答应过自己那个便宜后辈,也就是依奏·洁莱特的请求,承诺有空一起陪她去看望自己前往学园都市前已经去祭拜过的朵拉·希卡。
黑梵牧师现在的守护骑士,想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前辈’。
时间就在今天。
这才是墨檀一大早就出门的主要理由。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去祭拜时是语宸带的路,而自己理论上是并不清楚墓园位置的,且不说朵拉是被葬在太阳教派的墓地里,就算是他曙光教派自己的大小墓园,墨檀也一个都不认识。
東方鏡 小說
而依奏虽然多少知道点儿他方向感不好,但却了解的并不直观,哪怕养成了跟墨檀在一起时带路的习惯,也未曾料想到自家前辈在这方面已经天赋异禀到可以自成一派了。
总而言之,墨檀迷路了。
而尴尬的是,鉴于已经变成了半个公众人物,他还不太好问。
带着兜帽问太不礼貌,摘下来吧……还有可能惹上麻烦。
就这样,黑梵牧师的大危机降临了,他对自己的认知非常可观,很清楚虽然距离汇合的时间还早,但要是没人管自己的话,这一天可能就这么搭进去了。
终于,墨檀一咬牙一跺脚,走进一家店内点了杯饮料,并在服务员上菜端东西过来时以消费者身份问道:“劳烦请教一下,太阳教派在外环区的二号公墓怎么走?”
“出门直走,到金秤大道往西拐,一直走到下一条大路,沿着一直走到最后的广场,从北口出去过不了几百米就能看见啦。”
忙碌的蜥蜴人女招待语速飞快地说了一大串,然后就转身给刚进来的客人点单去了。
黑梵:(O_O)
一分钟后,伊冬发来了一条消息,内容是‘?’
因为就在刚刚,这位基友A收到一条写着‘出门直走,到金秤大道往西拐,一直走到下一条大路,沿着一直走到最后的广场,从北口出去过不了几百米就能看见’的消息,发件人是黑梵。
‘记路。’
一边面色凝重地走出店门,墨檀一边简短地回复了俩字儿。
‘节哀’
伊冬也是秒回。
然后,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就发了,在关掉了消息栏后,墨檀竟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十月蛇胎 銀花火樹
没错,他笑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只见墨檀得意洋洋地把手伸进行囊,随即便从里面掏出了一枚光滑的椭圆形金属片。
一枚名叫【特制寻路盘】的金属片!
“哈哈,区区东西南北。”
墨檀猖狂地翘起了嘴角,随即便再次打开消息栏,无比自信地往‘西’看了一眼,眉开眼笑地上路了,一边走一边念叨着:“直走然后往西边西边西边西边……”
……
武零后
半小时后
光之都,外城区空巷前
“为……为什么……”
目瞪口呆的墨檀一个踉跄险些坐在地上,随后便愣愣地抬起脑袋,看着不远处那分别属于【爆缸航空】与【侏儒泛商业圈】的巨大LOGO,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这儿不应该是墓地吗???
他妈的,为什……
“为什么……黑梵你会在这儿?”
一个仿佛没睡醒般空灵慵懒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响起。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