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血之魅影之天下之盟 愛下-第二十三章 世界名將推薦

血之魅影之天下之盟
小說推薦血之魅影之天下之盟血之魅影之天下之盟
方御风,白远冬,赢阳和叶清影和十二位队长在一个极大的草坪上,观看一场盛大演出,这是方御风约定好的,只见方御风伸出右手,在空中次迅速地挥动,从掌心释放而出了一股浓稠又厚重的黑色能量,只见那厚重的魂力不停在半空中凝结着,半空中就显现出一把修长的黑色刀刃的淡淡轮廓,方御风只是微微一笑,右手马上在半空中一握紧,手中就握住了那把纤长又霸道的魔皇刀。
方御风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魔皇刀,在空中画了一个巨大的半圆,一股恐怖的黑色魂力从方御风身上释放而出,大量的黑色魂力涌入了大地,地面上的无数黑气在盘踞着,只见四周十米之内的草坪上有无数股烟雾在快速流动,里面仿佛阴森的鬼影浮现,围成了一个烟雾魂力大圈,地面上有厚厚一层的粘稠又恶心的黑色液体在草坪上流淌,并且有无数的黑色液体触手在爬动着。
最后,只见一个古老又神秘的巨大阵法在地上出现,上面有各种晦涩的黑色符号在不停发着黑光,这就是撒旦魂力的六道使徒召唤阵法。而仔细地看一下,便会发现这是一个六芒星阵,因为阵法周围的六个角落有六个神秘的位置。
只见阵法上一点一点地凝聚着六道使徒的身体,六个高贵又纤弱的使徒正慢慢变得无比清晰,他们的面色苍白又阴冷,无数的黑色魂力包裹了他们六人的一切,六种强势的魂力在按着规律生生不息的运转着。
要知道,在远古试练后在经过远古无数的试练后,撒旦用生死之力天赋和六道使徒完成了六道轮回大阵,虽然在那以后,撒旦就很少遇到敌手了,但最后还是败在了风地水火四位元素之神的手上。这还是因为撒旦当时的大意,并没有使出六道使徒大阵,不然当时的胜负也未必会那么简单。
六道使徒身体端庄地站在了六个阵眼之上,而如果是在阵法内,敌人是看不见这六个阵眼的,因为阵法内有无数黑气的流动,隐藏了他们高贵的形体,甚至上六道使徒遇见最大危机时,还可以整个身体化为无数黑气在黑色阵法中流淌。
在阵法中,因为有饿鬼道使徒绝对霸道的魂力,一切天赋都会消失,所有进入阵法的人都成了一个空有强大魂力的大块头,因为在阵法里,所有的天赋在释放时,就会被完全的吸收。
还有地狱道使徒拥有复活战死的其他五道的能力和方御风的生命之力,阵法中的六道使徒和方御风是不死的,就算他们被完全击杀死亡,还可以用地狱道复活。
还有从阵法出去还会被天道使徒的神罗天征的压缩气体弹回来,阵法内部和外部有一层层的气体魂力墙,只要一有人接触到这些气体墙,就会被气体爆炸弹回到阵法里面,然后会被厚重的魂力会被震成全身骨折。
弱小的灵魂直接会被人间道使徒吸收掉,只要这灵魂魂力渐渐消耗,变得弱小,就会被大阵里面的人间道的鬼魅一点点吞噬得干干净净。
还有畜生道的通灵兽会一直与人缠打,根本分不开身来,魂力中无数的各种霸道妖兽,用无数的天赋切割和用利爪和牙齿撕咬成碎片,吞噬下去,不留一丝的骨头和肉渣。
最后没死的被修罗道的可能会导弹锯齿偷袭致死,无数的黑色魂力锯齿刀剑在里面来回切割,再用大型的导弹把里面的人炸得只会剩下骨头碎片,然后融化在地上的恶心液体魂力之中。
而方御风不仅会用生命之力完善所有阵法的魂力,还能凝聚成六道使徒的部分身体,甚至上他的死亡之力还能变成六道轮回阵法的所有黑气,如果说一旦遇到最强大的敌方魂力的话,能坚持住阵法里一轮的所有攻击,那么方御风便就会用死亡之力瞬杀他们。
爱德华看见这么庞大的阵法,不停从指尖释放着自己细微的白色灵力涌进阵法中,然后缓缓地用灵力感觉着,觉得撒旦的黑暗魂力和六道阵法真是世间无敌啊,如此强大的魂压,再也不会有什么敌人可以赢得过方御风了。此刻白远冬由心地笑了笑,高兴地鼓着掌说道:“就算走遍各个世间大陆,也再没有更好的阵法了,不愧是六道使徒啊,估计可以单挑那些远古的伪神了。”
西瑞尔眼中挂着小心谨慎的光芒,用认真的声音说道:“你别忘了,现在的世界可就是这些远古伪神在统治,别惹火上身,我们现在可没有与之一战的实力,大意的话就可能会全军覆灭。”
白远冬摊开自己的双手,用轻松的语气淡淡地说道:“现在哪有人在这里啊,不要大惊小怪的了,我们现在的实力不够,但经过大战的历练后,肯定会变强的,别瞧不起自己人的实力,我们是不会败给任何人的。”
方御风也缓缓从六道阵法中走出来,黑色恶心液体包裹着的身上表面开始慢慢地消失,一点一点露出了方御风干净端庄的面孔,十几秒之后黑色恶心液体就全部从身体上地抽离出来了,流进了六道使徒的身体里,方御风眼中满是得意,淡笑着说道:“我的六道使徒,看起来还可以吧,虽然很强大,但都低调而且谦虚,不怎么露出来说话,但是其实都很高贵又利落,很能和旁人搭讪。”
天道使徒也从大阵中走出,语气率真地说道:“我们的六道轮回大阵是远古撒旦想联合六道的战力混合在一起开发出来的,每个六道使徒在这个阵法里战力仿佛都大了十几倍,这么大的阵法只有方御风在里面才能和平常人一样感觉泰然自若,我们则是浑身绷起了神经,随时准备着阵法的运转和防御。”
方御风露出笑着的面容,眯起了眼睛,说道:“我就是有你们六个这么强大的下属,我才可以略微有些放松地对敌,不过刚才是一场演习,没有必要这么认真,这次只不过是显露一下我们七个的实力罢了。”
六道使徒中最聪明的人间道使徒在用手正反地来回旋转着一个细长的黑色铁棒,声音高贵干净地说:“我们六个虽然强大,但也是一个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生命,只是在地狱里活得太久了,无奈地见过太多人无辜死去,而如今则又要开始一场大战,真是让人有些心疼啊。”
方御风也点了点头,眼睛显现出一阵惆怅:“这一场不可避免的大战,这个世界的每个人就像大阵的细小魂力中的一点,一旦谁的亲人会阵亡,便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晦涩却又残酷,”
白远冬也深吸了一口气:“生命可以很短暂,也可以很漫长,只是看怎么活下去,是后退或前进,如何勇敢地面对逆境,才能够拥有无惧一切的勇气。”
此刻赢阳微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墨色的眸子变得乌黑又明亮,语气清澈地说道:“六道使徒实力确实强横,是我们的一大战力,但却低调谦虚,只有强者觉得自己实力过盛,才会杀伐弱者,而这世间有强便有弱,一切都是相对的,而我们是最高层军人,只有战胜别人一条路可以走下去。”
叶清影也点了点头:“就是比最强者还要强上些许才能存活于世上,其余可能都是死路。”
而最后方御风也总结道:“我们只有无敌于战场,只有帷幄于天下,才有我们四族太子存在的意义,所以只有战,只有以命搏命,才是看似最简单又本质和有用的道理,更加是实事求是的真理。”
叶清影也接着说出了四人下面的任务:“六道使徒不是浪得虚名,怪不得能统治撒旦的地狱势力,我们今天还要去雪魂大陆开一下军事会议,每个人都多打起一份精神,我们的自信就是我们四族太子的脸面。”
方御风点了点头,此刻真是感到由衷的高兴啊,终于要去开这个会议了,世界名将聚集的会议,有多少认识或不认识的名将要来。
讨厌喜欢你
方御风语气兴奋地说道:“那我们马上就走吧,就我们四人和十二位队长,还有六道使徒去,还有张白雪,方御雪和蔡大师,就行了。”
然后穿越了空间隧道,方御风四人终于带着十二位队长和六道使徒,还有张白雪,方御雪和蔡大师走到了雪魂大陆的废弃小城的古堡里,大厅布置得很简单,只有一些必须存在的东西而已,而大厅的周围点着无数白色蜡烛,而他们可是用鲸鱼油脂做成的蜡烛,无比的高级。
方御风二十五人走进会议室,看着周围的士兵像雕塑一样站着,但是却穿着普通,方御风知道军队在暗地里慢慢潜伏和伪装成平民,这里是雪魂大陆最大的基地之一,负责这里的情报和指挥。
方御风,十二位队长和六道使徒靠着一个黑色钢铁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看见了其他大陆的世界名将在亦是在旁边坐着,他们手中翻阅着淡黄色纸张,也在认真地准备开会的内容。
而仔细大量一下他们的话,只见桌子旁有二十几个异界大陆打过恶仗的远古将军,穿带着暗黑色的铠甲,脸上的肌肉紧紧地板着,一副严肃干练的样子,发出极为自信的气势,他们的恶名和战力可以让世界胆寒,还有十几个最强军委大陆产生的年轻将军,穿戴着白银色铠甲,风度翩翩,他们也是众多大陆中最为顶尖的战力。
方御风眼睛透着神色自若,清咳了一下嗓子,然后第一个打开了话题:“我们现在虽然只在斯比亚省中,但我们要用一千特务潜伏,伪装成平民的雪魂大陆,在成功地联系到所有之前我们一方的特务后,我们现在的第一步便成功了。然后,我们再慢慢用最强特务涌进狼族五族军队的后方,用我方将军指挥他们,等到他们全部集合之后,便准备好特务应有的任务,等到大战一起,到时候就用特务军队暗杀这斯比亚省的狼族五族高层,因为这个省是我们隐藏势力最大,有说不清的四族特务,再向威尔斯省和波塔省进发,这是第一步特务的作战计划。”
一个夜族统领凯文眼睛透着自信的光芒,淡淡压抑着脸上的肌肉,他觉得第一次只是杀光一个省的狼族五族高层,实在是太没出息了,若是被周围狼族五族特种兵包围,则可能成为他们口中的肥肉,冷静地说道:“我曾用五千人攻破二十万大军,足够强大的兵锋过后,只有谦卑和顺从,若是第一次出兵势头和兵威不够,没有完全震慑住敌人,我们则可能失去主动权,陷入被动,在我们在第一步计划中,狼族五族大军会带着五十一省的狼族特务开始形成无数股势力,包围消灭我们怎么办,一旦他们的特种兵大军集结过来形成包围圈,我们的特务军队很有可能会直接被全部灭亡。”
但是方御风眼中依旧沉着冷静,缓缓地说道:“这点我也想到了,那时候,我们的特务大军可以躲到威尔斯这个雪魂大陆最大的山地森林中,再加上波塔省中的遍布的丘陵,我们就算被针对,也能隐藏一段时间,只要我们的特务顺利杀光了敌方狼族五族的军队高层,让狼族五族大军马上成为一盘散沙,他们便再也无法有效地进攻。“
一个羽族统领西蒙深吸了一口气,干练地说道:”我是羽族的最善战的上将,我觉得可以涌我们的各个大陆特种兵发起大规模的进攻,但是我们如何要等狼族五族的高层被特务消灭,再来应对狼族五族的还手,直接从四族大陆叫来人海战术不就行了。狼人最善战争,我们可不能示弱,一旦开始高层暗杀计划,我们就必须要有各种应对的计划,不然我们的高层也可能被狼族五族背后的尘绝全部暗杀光。”
白远冬意识到此次大战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要一直显露四族的强横,来得到其他大陆的忠心,但世上没有一支可以永恒胜利下去的军队,看来关键时,自己也一定要领兵出马。白远冬眼神傲气,语气低沉地说道:“两军交战,攻心为上,我们可以散播谣言,说真正的张家老大张天啸已经死了,那个张天啸是流风大陆的替身,这是流风大陆想要吞下雪魂大陆的奸计,让他们鹬蚌相争,让张天啸当皇帝也当不安心,就算发现谣言是假的,也足够惹得他们一身骚,让他们不战自乱,而狼族五族绝对打不过流风大陆,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一个年轻冰族将军兰斯抿了抿嘴唇,眼中泛起千年冰屑一样的冰冷,淡淡说道:“我觉得打仗用谣言是亦是一种最聪明的办法,就再散布张啸天重病,躺在床上几乎一点也动不了了,却没有力气立太子了,所有皇子都可能为皇位大打出手,但谣言只是暂时的,在一定时间内有用,但真正打起来了,谣言的效果就没了,因为张天啸必然会亲自领兵作战,到时候,我们一样是没用。”
赢阳抿了抿嘴唇,语气有精神地说道:“你不要忘了我们很快出动的还有四族全部的血之魅影,背后还有四族大陆,只要有他们,我们便是立在了不败之地,我们四族的底蕴不是任何人可以想象的。”
一位中年火族统领奥古斯特眉眼中透过一丝不解,语气凝重地说道:“我是打过远古皇朝分裂之战的老将军了,我也要说一句,血之魅影固然是强大,但还不足与张家狼族五族背后的外五族尘绝大军抗衡,尘绝虽然没有天赋,但却有许多个蚕蛹,可以复制成任何三族,四族的高层,一旦被他们偷袭成功,三族,四族再强大,也是死路一条,数千年前,我们火族用一支一万最强火族大军消灭了消灭一千的尘绝大军,但尘绝很快在各个地方反噬我们火族高层,就算是我们火族,也在这场大战后,也死完了所有三分之二的高层,尘绝的实力是这些种族中最不简单的。”
叶清影眼睛透着桀骜的光芒,浅笑着说:“这你不用担心,就算全面开战,我也会留一千血之魅影作为预备队,这可是四族的最高精英,没有人能杀光我们的三族,四族高层,我们有绝对的实力可以在尘绝的高层圈里面撕开一个口子。“
一位雷族统领眼中尽是凝重,语气干练地说道:“就算我们能杀光所有的狼族五族高层,并且节节胜利,但我们要想办法要消灭狼人五族的真正力量,不能只消灭狼族五族的主力,我们可能以后还会败在他们背后的外五族的手上,因为外五族在雪魂大陆上的军力还是不可小看的,就算是啃,也要啃上一段时间,我们还需要一次大的胜利来鼓舞人心。“
方御风面色庄重,语气认真地说道:”我们的战争要用无数的特务混在敌方的军队阵营中,最好能混入他们的情报系统中,我们就可以得到对面的情报,找到他们背后的大小势力,然后率大军一次又一次全力进攻对面,把他们的大军分成小的几块,再一块又一块地吃掉,所以我们决定尽量多打开一个局面,多制造几个战场,牵制住狼人的主力。“
一个巫族的大祭司的嘴角扬起了一道弧度,温暖的笑意在脸上蔓延开来:“巫族的大军永远支持方御风,白远冬,赢阳,叶清影你们四人,你们可要明白,战争一旦打起,就关乎数千万大陆人的性命,所以这次战役,要尽最大的努力,要对得起死去的兄弟和百姓,不要让他们无辜牺牲。”
方御风四人听着各族将军的发言,知道大战就在眼前,翻天覆地的乱世序曲即将就要来临了,再也没有人能从这天下间的战场脱离出去,方御风心中产生一种奇怪气血涌动的感觉,仿佛像是自己的一件心爱的玩具即将破碎的感觉。方御风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只是难过于即将死去的人是他的胸口处涌动惆怅的感觉,谁都没有错,错就错在这世间有人知足,有人贪心,强大的武力可以得到这世上的一切,当暴力开始产生时,也就意味着别人会牺牲在自己的刀锋下,自己也无法自拔。而谁能真正地无惧一切的磨难和考验,便能立于永恒的不败之地。
方御风过了一个半钟头,开完了会议,自己一方要准备在战争中用特务大军攻下雪魂大陆的大部分敌方高层的基地,所以现在要呆在一个荒废的古堡里面,做好万全准备,指挥着许多的四族特务的各个任务,无声无息的储存着自己的势力,再一口咬在狼族五族的身上,去消灭光狼族五族特务军队,让他们记住方御风四人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