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大明:開局被棄,永樂求我稱帝討論-第209章 今日,看我鎮壓人間!看書

大明:開局被棄,永樂求我稱帝
小說推薦大明:開局被棄,永樂求我稱帝大明:开局被弃,永乐求我称帝
一身儒袍的徐锦衣,将外面的情况扫视了一遍,看见外面的数百名官兵,徐锦衣并未产生绝望的情绪。
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剑。
这把剑,是朱辰留给他们防身的。
妻命难为:神品农女驯贤夫 小说
曹同知先是一愣,而后冷笑起来,大吼道:“徐锦衣,你怕不怕?”
徐锦衣摇头:“为国而死,我有什么好怕的?”
话罢,缓缓拔出手中的剑。
“读书人顶天立地,上可提笔为国谏言,下可持剑斩尽贪官,吾等虽死犹生!”
“忠君报国,言犹在耳,徐锦衣不敢忘矣。”
“今日,我们会死守住这道门,直到死光了,死绝了……”
监生们穿着儒袍,站在徐锦衣的身后。
他们没有武器,只有这一身的血肉之躯。
但,他们的血还是热的!
他们不怕刀砍斧凿,哪怕死,他们也要在人间留下清白之名啊。
曹同知脸色彻底阴沉,大手一挥:“杀!”
“全杀了!”
数百名官兵,顿时凶厉的扑了上去。
黑压压的一片,朝着他们蜂拥而来。
徐锦衣大吼一声:“师弟们,杀啊!”
他双眼暴红,持着手中的剑,挡在大门的最前方,一剑刺出,冲杀在最前方的那名官兵,身体直接被刺穿。
鲜血,溅在徐锦衣的儒袍上。
副社长大人轻点宠~我的溺爱SSR老公~
身后,监生们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
哪怕他们没有兵器,哪怕他们只有赤手空拳,哪怕他们一身文弱……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他们抱着身残之躯,仍不愿屈服于淫威之下,哪怕在这至死的黑暗时刻,读书人也绝不退缩半步。
儒家经典教出来的读书人,虽然腐朽,但却愿意为了这个国,拼尽他们一腔的热血!
这,便是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噗呲!”
“噗呲!”
那是刀剑,刺穿血肉之躯的声音。
那是一腔热血被捅破,忠勇无双的声音!
新娘的泡沫谎言
倒下的儒生越来越多,流淌在地上的,是读书人的鲜血。
翠花秋香两人拔剑,本想死死守护住这些儒生,可冲上来的官兵太多了,导致他们根本分身乏术,只能任由那些儒生拼死杀敌。
看着那些儒生挨个倒下,越来越多,翠花的眼眶通红:“我有负东家嘱托啊。”
突然,就在这时,一道身体朝着翠花重重砸来。
翠花忙蹲下身,将那名儒生扶起,那儒生眼中闪烁着最后的光华,他在喃喃道:“老师,我无愧于您的教诲了。”
话罢,他的眼中散尽了一切光华。
翠花低下头,看见他的胸口被刺穿,鲜血淋漓,血流不止……
一瞬间,翠花的眼眶涨红,泪水汹涌而下。
他想,他以前是小看这群读书人了。
再抬起头,翠花看见了徐锦衣他们还在拼死抵抗。
二十四名监生,短短刹那便已经倒下了一半,他们用他们的生命,书写了什么叫做宁死不屈!
曹同知眼见这个大门,竟迟迟都攻不破,忍不住有些烦躁起来。
大手一挥,曹同知冷喝道:“速战速决,再上!”
顿时,又是一大批人扑了上去。
这一次的攻势,是前所未有的。
徐锦衣望着那些疯狂扑上来的官兵,忍不住转身,热泪盈眶的看向了身后残存的师弟们,大吼一声:“师弟们,待来生,我等再约定忠君报国!”
气势,仿佛在此刻暴涨了一倍。
监生们已携必死信念!
可就在此时,在无数官兵的身后,传来惨叫声,喊杀声。
徐锦衣和监生们迷惘的朝着前方看去。
翠花和秋香两人的目光也被吸引,纷纷的朝着前方看去。
难道是援兵来了?徐锦衣内心狂喜!
待后方的喊杀声越来越近,曹同知也预感到了不对劲,不由转过身去,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只见,在他的身后,一匹小母马,粗暴野蛮的在黑压压的官兵中横冲直撞。
而在那马背上,还骑着一人。
他身披暗红色铠甲,那副铠甲不似新铠,倒有几分破败之相,但那铠甲却曾经打下了整个大明江山,沾染了万人之血。
那少年身披这暗红盔甲,眼神锋芒毕露,脑后的头盔飘扬着一点红缨,随风疾驰!
他的手中,提着一把战刀,那把战刀之锋芒,无人可挡!
战刀上有血,他的身上亦有血,不过不是他的,是他一路杀来的血。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
曹同知脸色剧变,眼中闪过一抹骇然。
徐锦衣和儒生们,也看见了那战马上浴血奋战的少年。
徐锦衣的眼眶,不由热泪盈眶。
监生们的眼眶,热泪盈眶。
徐锦衣喉口蠕动了两下,冲着那道身影大吼道:“你为什么要来?”
眼下,这是必死之局。
朱案首孤身一人,杀入其中,怎能得善终?
战火中,朱辰的大笑声传来:“虽千万人,吾往矣!”
“我答应过老爷子,要将杭洲之事办好。”
“是我叫你们来的,就会把你们带回去!”
朱辰并非莽撞之人,他还留有后手,否则他也不会不顾一切的冲杀而来了。
只不过,这后手能不能行,朱辰并不清楚。
战马疾驰间,撞翻了好些官兵,朱辰冲杀到了最前头,挡在了徐锦衣等人的面前。
曹同知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狂喜起来。
他正愁找不到朱辰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自投罗网了。
“朱案首,当真是风采卓绝啊。”曹同知冷笑了起来。
他的眸子死死盯着朱辰,迸射出杀意。
朱辰从马上下来,从盔甲中掏出太子令,沉声道:“太子令在此,你听不听?”
曹同知狞笑一声:“你觉得呢?”
朱辰深吸了一口气,将太子令给收了起来。
“你果然是杭洲的祸害。”朱辰摇头。
话罢,他转身,看向了徐锦衣和那些儒生们。
鲜血淋漓的地面,倒下的儒生尸体,他们的儒袍,都浸染了鲜血,变成了血红色。
朱辰眼神中晦涩难明。
徐锦衣如鲠在喉,低声道:“朱案首,你不该来的。”
朱辰笑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徐锦衣沉默了,监生们也沉默了。
朱辰看向了翠花和秋香,这两个铁憨憨,平时一点都不靠谱,可在这种生死大事面前,却展现了非人的能力。
若非他们两个,眼下就连徐锦衣都死绝了。
只不过,翠花和秋香在围攻之下,两人也伤得不轻,估计已是没有再战的能力了。
朱辰冲他们两人露出一个笑容:“干得不错,不愧是我的下人,但你们改天得给我好好解释,乞丐这么会打架吗?”
翠花嘴角扯了扯,忙道:“东家,我们要抢饭吃的。”
秋香忙点头:“对,身手不好,打不过叫花子啊。”
朱辰摆了摆手:“从你们扮成叫花子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你们是老爷子派给我的护卫了。”
翠花和秋香顿时一脸尴尬。
原来,东家早已经洞若观火,猜测到他们动机不纯了。
毕竟,哪有乞丐长得这么肌肉横飞的?
从痴汉手中救下的S级美少女竟然是我邻座的青梅竹马
“今天,我交代给你们两一个任务。”朱辰郑重道。
两个铁憨憨忙竖起耳朵听。
朱辰深吸一口气:“保护好这群儒生,如果我死了,就换你们上,直到援兵到来。”
翠花愕然:“为什么?”
朱辰呵呵一笑:“我提出商税改革,徐老已经为此殉国,他的弟子和孙子要是也全死在这,我会过意不去的。”
“还要留着这群读书人的性命,接续文脉呢。”
话罢,朱辰的手抓在了两扇门上,随后狠狠的关上!
里面,传来了徐锦衣和儒生们的呐喊。
朱辰咧嘴一笑:“老爷子还在应天等着我的好消息呢,要是你们都死了,那我还报个屁的好消息啊。”
朱辰不想让老爷子失望,让京城百姓失望,更不想带监生们的尸首回应天府。
再看向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官兵,起码有数百名,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曹同知对着朱辰,竖起了大拇指:“朱案首,今日一战,你必将名垂青史。”
朱辰哈哈大笑,浑身的热血在此刻开始沸腾。
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好战分子,杀伐果断,从不含糊。
如今,他不用去边疆,就能够杀个够了!
“今天,我也豪气一回!”朱辰咧嘴一笑。
缓缓的将手中的战刀提起,那是老爷子送给他的刀,今日正好用来守天下太平,斩奸佞贪官!
老爷子,你放心,我不会退缩,不会让你失望的。
待回到应天,我再向你诉说今日之豪迈。
大明,需要有人去守护!
朱辰大笑间,提刀冲杀了出去,浑身热血沸腾到顶端。
他的口中,突然激昂的大吼起来。
“剑气纵横三千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今日,看我镇压人间!”
这是何等的豪迈,何等的英雄气。
在刀剑的砍杀声中,在血肉之躯的拼杀声中,朱辰手中的战刀越来越快,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激昂顿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