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小儒仙 起點-第32章:噱頭做足

逍遙小儒仙
小說推薦逍遙小儒仙逍遥小儒仙
三人把准备好的肉还有丸子之类的全部吃完,张富贵和顾卫道更是抢着把两葫芦酒灌进肚子里。
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李长安也忍不住喝了两口,浑身都在冒汗。
火锅店的事情也敲定了。
张记酒肆改名旺福记一号店,张富贵出店铺和人力,李长安出底料和酒,两人五五分成。
“以后麻辣烫就可以让给其他饭馆酒肆和小摊位了,咱们一号店怎么也该和那些大酒楼掰掰手腕子。”
“价格稍微亲民一点,没必要那么贵,至少能让大半人隔三差五吃得起,一顿饭差不多一两百文,至于二锅头,价格尽量高,把逼格弄上去,做镇店之宝。”
李长安俊秀的脸通红,说的气势十足。
“啥叫逼格?”
“……就是牌面档次,高端大气上档次!”
临县第一家火锅店,就在热闹的酒桌上定了下来。
“店里的装修得换一换,另外再布置些雅间,这样看起来好像地方不太够了。”
“放心,我把内院改成雅间,怎么也够了。”张富贵喝的满脸通红,说起话来唾沫横飞。
“时间会不会有点赶?”
“三五天就能齐活,顾教谕手底下的县学学子里,有一个家里专门做这个的,配合文箓,那手艺没的说,我之前就找过。”
“成,那今天我们就开始准备,麻辣烫直接在店门口摆个摊子卖,不能让那十三家寒心。”
一番讨论布置,李长安就赶紧回去准备了。
顾卫道也被张富贵安排着去找自己的学生,张富贵则开始布置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店铺里面要装修,其他生意可以停,但麻辣烫不能停。
用李长安的话来讲,这是一个态度,绝不认输,抗争到底的态度。
到了中午,张记酒肆关门,
门口聚起了很多人。
“张老板,这是什么情况?今儿咋还关张了呢?”
“是啊,不卖麻辣烫了吗?”
人群里还有参与封锁的人嚷嚷着闲话,“不会是店铺撑不下去了吧?”
“滚犊子!”张富贵嗓门比谁都大,像是装上了大喇叭,“本店重新装修,以后不做酒肆生意了。”
“五天后开张!”
張無忌 趙 敏
“但是这五天,大家伙儿放心,麻辣烫照卖,我就在外面支个摊子,想吃的尽管来!”
人群又开始咋呼起来,
“张老板,那你们以后做什么生意?想喝酒怎么办?”
抖S与抖M的小游戏
“就是,到时候咱们可得有落脚的地儿啊。”
……
张富贵哈哈笑道,“酒当然还卖啊,到时候还会有好酒,真正的好酒,比百花酿还要好!”
“想喝好酒,吃好菜的,尽管来我这儿!”
“从今天开始,张记酒肆改名旺福记一号店!”
“大家伙也帮忙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五天后重新开张,第一天让利五成!”
有人喊着,“张老板,你这牛可吹大了啊。”
“比百花酿还好?就不怕清月楼的人找你理论?”
不少人都在点头,百花酿在临县可是数一数二的好酒,也是清月楼的招牌。
最多有和百花酿旗鼓相当的,可从来都没听说比百花酿更好的。
“嘿,你们还别不信!”张富贵拿着一块刚写好的木牌,挂在酒肆外面的墙上。
八个大字直入眼帘。
寻找临县顶级好酒!
“我今天把话放这儿了。”
“这五天里,大家伙儿尽可以在临县里找好酒。”
“开业当天,我们把名字全都贴上,随便找人品尝,最后胜出的,我给他一百两银子!”
人群瞬间沸腾了。
一百两银子!?
在临县一两银子可以让普通人家生活一个月,一百两啊,我滴个乖乖。
在场众人的眼睛直接就红了,议论声也越来越大。
“当然,同样的酒我只会选一种,以先送过来的人为先,大家伙赶紧去找好酒吧,五天后定分晓!”
人群轰的一声,哗啦啦散开了。
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
赶紧去大酒楼买好酒!
越贵越好,只要赢了,肯定能回本,还能大赚一笔!
张富贵嘴巴咧的跟血盆大口似的。
还是长安的脑子好使。
一块牌子直接把噱头做足了。
根本不用担心开业当天没有人来。
还在装修,但旺福记一号店的名声就已经传开了。
……
张记酒肆关门装修,并且改名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大街小巷。
原因就是因为那一块木牌。
一百两的高额赏金,直接把临县引爆了。
但是还有一批人,却面露忧色,重新聚集到了一起。
赫然是以清月楼谢掌柜为首,参与封锁的饭馆酒肆老板们。
“张富贵闹出这个动静,我们该怎么做?”
“还要不要继续降价?”
“门都关了,降个屁啊?”
房间里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帝歌 小說
谢掌柜压压手,“各位请安静,我家老板说了,张富贵这一手很有可能是临死反扑。”
“什么意思?”不少人看过来。
“这几天,张记酒肆的生意岌岌可危,要不是有麻辣烫撑着,早就关门大吉了,但就算有麻辣烫,也撑不了多久。”
谢掌柜说道,“所以干脆关门,等待时机。”
“这可是五天啊,跟认输有什么区别?”
谢掌柜这番话,把在场众人心中的不安暂时压了下去。
“张富贵说的那个一百两,不过是个噱头,想要引更多的人去,到时候不管他怎么重新开张,只要还是卖酒卖菜,还能翻得了天?”
“只要我们精诚合作,就算降价一个月,又有何不可?”
“大家请放心,我家老板说了,事成之后,清月楼会给各位送上一道特色小菜的配方。”
谢掌柜趁热打铁,又给众人送上一颗定心丸。
“我听说张记酒肆也在找盟友,这事儿我们怎么应付?”有人开口道。
“怕什么?能有几个人敢在这时候跟张富贵搭上关系的?况且还有清月楼在……”
“我们继续封锁围堵,麻辣烫的底料配方到时候就是我们的。”
……
李长安今天格外忙碌,又是送麻辣烫底料,又是继续定做黄铜火锅,还要多囤一点火锅底料,把这一切全都安排好,已经是下午了。
最后找上顾卫道,奉上一壶二锅头,“顾教谕,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
“嗯?说说看。”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顾卫道现在对李长安的爱才之心越来越盛。
有诗才不说,鬼点子也多,就连火锅二锅头这样的东西也能做得出来。
最关键的是,那注定要隐藏很长时间的象棋。
只要不中途夭折,李长安的未来难以估量。
“晚辈之前和教谕也说过家中小妹的事情。”李长安恭敬地说道,“今日晚辈嫂嫂想去看小妹,但却被拦了下来,说必须要拿出三百两银子才行。”
“银子晚辈肯定能筹出来,但能不能请顾教谕帮忙说和?至少在这一月之期内,让百香楼保证小妹的安全,不会受到欺辱。”
顾卫道捋了捋胡须,“好,我会去说和一二……我这教谕虽不是正式官位,但在临县还有几分薄面。”
“多谢顾教谕!”李长安再次行礼。
回到家,李长安把情况和柳知音说了,柳知音提起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距离规定的一月之期只剩十几天了。
可是三百两的缺口还剩一半,由不得她不着急。
今天去百香楼,最开始想要先用一百两银子,请百香楼宽限几日,结果却被拦了下来。
拿不出三百两,连小妹的面都见不到,更别提宽限时日了。
看着柳知音满是忧虑的眸子,李长安轻声宽慰着,“嫂嫂放心,剩下的银子很快就能赚出来了,小妹一定会没事的。”
“昨天说要给嫂嫂做好吃的,今晚我们好好吃一顿。”
“是二郎今天拿回来的那口奇怪的小锅吗?”
“嗯,嫂嫂一定会喜欢的……”
趁着柳知音准备配菜,李长安匆匆离开。
等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串水果冰糖葫芦。
“二郎,你这是……?”
“书上说,人在不高兴的时候,吃点甜的,心情会好很多,嫂嫂尝尝。”
柳知音眸子轻颤,看着李长安额上因为跑动冒出的细汗,心不知为何漏跳了一拍。
然后在李长安期待的眼中,张开樱桃小嘴,咬了一口,
“没有你熬的甜。”
“以后我天天给嫂嫂熬糖。”
“可是我听人说,糖吃多了会牙疼。”
“不怕,我换着花样做糖,嫂嫂想吃了随时都可以吃,不想吃了就放在罐子里……”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