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 愛下-第二百七十章 賣國求榮的叛徒該死讀書

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
小說推薦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兇女尊:疯批夫郎带崽行凶
副将这样讲,让林青言内心的违和感有增无减。
“那祝您旗开得胜,我们就先走了。”林青言也没再拖延,而是径直走出了房间。
醫武狂人 小說
她也懒得同副将再多说,一旦认定这个人有问题,她就没法再往她是个好人上想了。
副将幽深的看着林青言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来,那处擦伤被处理完毕之后,感觉清凉凉的,很舒服。
林青言此时觉得自己带着郁苏在这个军营里,人身安全是个问题。
“晚上我们去看看她有没有别的动作。”郁苏开口说道。
现在他们跟这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这里的防线被突破,那么以后迟早会将旁边的镇子一起给收了的。
就算是为了保护自己跟这些孩子们,林青言也没法眼睁睁的看着副将出卖自己的将士们。
“行,等这里入睡了,我们就出去,其实这件事云儿比较合适,因为他的年纪跟身形都比较小。”林青言开口提议道。
不是总想干点大事吗,这次有机会了。
林知云一听有能用得上他的地方,立刻就眼睛亮亮的,“好啊!我去!”
“让你爹把你的脸画一画,如果我们失败了,你还能继续跟着。”林青言小声开口说道。
因为是会长,所以在镇子上有一个独门的住处,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
拿到钥匙之后,林青言就立刻带着两个人上去了。
郁苏随身都带着材料,立刻将林知云的小脸给换了个模样。
年纪还小,正是可男可女的时候,郁苏索性就给林知云打扮成了小姑娘的模样。
也算是满足了自己一时的,想要养闺女的感觉。
“爹爹,我这么说话不会被人发现吧?”林知云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话看向郁苏。
郁苏一看林知云这小模样就想笑,“你现在的声音,说是小姑娘也有人信,不用想那么多了。”
待到深夜,镇子里安静极了,林青言被郁苏带着,林知云就在下面找僻静的小路走着。
他也不害怕,就算是有人上来找茬,他也能跑得掉。
军营里此时也静悄悄的,只有一些正在巡逻的将士们。
林青言跟郁苏两个人摸到了副将在的营帐里,那里还亮着灯,副将没睡,也没走。
林知云就找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小角落里,兀自踢着石头玩,同时也在观察着屋子里的动静。
待到深夜,副将终于缓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才缓步朝营帐外面走去。
“副将,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啊?”门口的将士们调侃的开口说道。
副将没有说话,只是同将士点了点头,便出了营地。
林知云见大门处有守卫,只能换了条小路抄过去。
副将就好像是在散步一样,吹着夜风好不自在。
谁也看不出她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在走了一段路之后,副将终于停了下来,不多时,她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影。
“蠢货!”他的声音亦男亦女,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性别。
副将一愣,他为啥上来就骂她是蠢货。
最强复仇系统
“你被人跟踪了,解决掉她们之后再来找我。”蒙面人撂下这样一句话,就要走。
郁苏看了一眼林青言,林青言此时已经放出了身上带着药粉的小蝴蝶,刚刚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小蝴蝶就已经在两个人的头上飞了一会儿。
将身上的药粉全部都洒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天才小邪妃 清雨綠竹
蒙面人还没走出几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副将看了一眼蒙面人,立刻就想上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没走出两步呢,也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绝世药神
林青言见成了,连忙让郁苏带着她下去看看,这可是她新研究的一闻就倒。
林知云此时已经跑到了两个人的身边,他在发现副将的眼睛还能动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林青言此时也赶到了两个人的身边,她第一时间将那蒙面的黑纱给扯了下来,露出来的是一张男人的脸。
他的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哟,这不是敌国的军师吗?深更半夜的跑我们的地界上来做什么呢。”林青言坐在那人的面前开口问道。
林知云也如法炮制,“哟,这不是我们林国的副将吗,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
副将跟军师现在只有脑袋能动,他们互相也看不到彼此。
“说吧,为什么我们家的将领会跟敌国的军师在大晚上的出来见面啊。”郁苏也跟着两个人盘腿坐在地上。
将领张了张嘴,“他……他威胁我。”
男人一听连忙急了,“你放屁!不是你自己说的林国没救了,想要投奔我们吗!”
林青言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看着,“你们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啊,所以这次的军队那么多的伤员,跟你是脱不了干系的对不对?”
她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的手术刀,在副将的脸上拍了拍。
副将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刀刃,有些害怕,“是……是我故意将队伍带往那边的,但是我知道错了,也不会有下次了,您饶了我吧。”
她后悔死了,就不应该让镇子里的人去求什么增援。
这下可惹来一个祖宗啊。
“杀了她的话,没有人出主意了。”郁苏开口说道。
“用药啊娘亲!一日不吃就肠穿肚烂。”林知云也在一旁出着损主意。
林青言朝林知云竖了个大拇指,立刻找出一个药丸来给副将吃下去,“每天的夜半时分,来找我领取解药,不然你就死定了。”
副将苦着一张脸,本来只是想换个有前途的地方生活,怎么眼下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呢。
林青言暗搓搓的将狗剩给放了出去,让它幻化成一个大型猛兽的模样,然后一吹哨子。
一匹狼就从远处的草丛里蹦了出来。
它看了一眼林青言,林青言指了指在地上的蒙面男。
解决了敌军的军师,这几日敌军定军心大乱,能够给她们可乘之机。
陌生之颜
“你就在这待一会吧,约摸着再有半个时辰,你的药也就自己解开了。”林青言看向副将,拍拍手就跟着夫郎儿子离开了。